老伴老伴,老来伴儿 —— 从全科门诊的三个案例看老龄化社会

响石潭 2018-05-24

2018年2月26日全国老龄办召开的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新闻发布会上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亿人,占总人口17.3%。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介绍,我国从1999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到2017年,老年人口净增1.1亿,其中2017年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过1000万,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数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老年人中有很多和老伴生活在一起,没有和儿女在一起。试举几例,最近她们的健康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家庭医生的帮助。

患者A:患有高血压病,高血压心脏病。患者A之前是一名语文老师,平时都是拄着拐杖到门诊就诊,两周前的一个晚上上厕所时候摔倒,右手着地倒下。无法站立起来,也爬不动,这时候呼叫她的老伴儿。可是老伴因为长期失眠,晚上都要服用艾司唑仑,所以睡得很沉,没有喊醒。于是患者A自己慢慢的挪动,缓慢的挪到了水槽旁边,顺着水槽,借力站了起来。患者A讲述的时候,一直说“求生的欲望就是这么的强烈”。后来患者A方才缓慢的挪到了床边,卧床了十多天,方才缓过劲儿来。

问:为什么不和孩子住在一起呢?

答: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想打扰他们。患者A来门诊时候右手贴着膏药,说:“这是我儿子买的,效果好得很”。

患者B:乳腺癌切除术后,其丈夫为脑血管意外后遗症,高血压病,长期卧床。患者B早年靠卖雪糕为生,后来老伴脑血管意外后遗症,自己有查出乳腺癌。家里一下子失去了支柱,儿子照顾两老一年多,非常孝顺。儿子工作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患者B承担起了照顾丈夫的重任,至今已经六年。患者B对其老公说:“我希望你死在我前头,你死了我自己都还可以活,可是我死了,你就非常造孽了”。患者B问到我一个问题:她给自己儿子说,自己一旦住院需要抢救,千万不要抢救自己,不要为了抢救自己而卖房。我沉默了。患者B说:她儿子同意,说他确实没有这个经济能力,也不希望自己母亲身体被划破,插满管子离去。

问:为什么不把你丈夫送到养老院呢,这样你也轻松一些。

答:一个是经济不够,另外虽然丈夫长期卧床,自己服侍也很辛苦。可是丈夫是自己活下去的精神支柱,每天看到他,自己活下去才有勇气。

患者C:患者C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其丈夫患有脑血管意外后遗症,长期卧床。每次门诊就诊时候,患者C都会打趣的说她老公是“傻老C”,讲一些他的趣事,让你觉得活脱脱一个老顽童。虽然患者C常年在照顾丈夫,非常辛苦,但是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她的那份甜蜜与浓浓情感。去年患者C丈夫去世了,患者C在门诊眼泪直流。患者C的兄弟姐妹们喊着C到自己家里居住,防止C老伴去世后心里一时间接受不了。但C总是去一两天后就回来,又住在自己家里。即便是去儿子家居住,C也是去不了几天就回来。

问:为什么不愿意去儿子那里或者去姐姐妹妹家里呢?

答: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不方便长时间打扰。这里是我的家,虽然老伴不在了,但那些老朋友们都还在,可以说说话。

这三个患者其实是门诊中许许多多患者的一个缩影,更是中国老龄化社会的一个缩影。他们的故事,让我们充分理解到什么是老伴,“老伴老伴,老来伴儿”。失去老伴儿的支持,生活剩下的就是一片“真空”。家庭医生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做些什么?除了倾听之外,还可以怎么做?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