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8日晨,昨晚赶在十二点钟前阅读完了《能力陷阱》一书,书籍确乎前行路上的明灯,这段时间的很多困惑豁然开朗。

昨天Coco完成了本年度跆拳道考级,这次考过就是红带。考试结束后一起去浣花溪公园,距离孩子上次来这里已三年。这次变化很大,诗歌韵味更浓了,杜甫身影更密了。穿梭在竹林之间,冷不丁就会出现一个瘦骨嶙峋的铜塑,似乎穿越在“古道西风瘦马”当中。

浣花溪是成都最著名的公园之一,较之其它,这里清雅许多。不管是花朵,或者水流,都能够给你带去一阵脱俗之感。公园里每一处都进行了精心设计,多年之前看到的卵石河道都已是亭台水榭,搭配着阴沉沉的天气,倒有着几分水墨田园风光,只是纷飞的蚊子有些讨人嫌。

 

隔了多年再去,Coco大约忘记之前来过这里。走了很久,确乎记忆起来。水面上的鸟儿张开翅膀纵情翱翔,树林间穿梭的松鼠如履平地。这里的生态系统返璞归真,想起之前去天坛公园、颐和园,似乎在浣花溪都看到了细微的影子。这里不正是成都的绝美园林么?

 

你到成都来,不妨到这里看一看。浣花流韵,诗意盎然。紧挨着便是杜甫草堂,“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讲的就是杜甫在浣花溪畔茅屋居住时候所作。茅庐、小溪、竹林,楼阁、小桥、卵石就是浣花溪的景象。

 

顺着诗歌大道,细细品读力透纸背的诗句。感觉回到高中时代,“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再一次背诵着一首首诗歌。转而又是现实,“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猛抬头,看到一老叟,仙风道骨,抚琴林间。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作别浣花溪,不知不觉呆了三个多小时,不知下次再来是何时。第一次去浣花溪是2003年,大学二年级。这次是2019年,工作九年。这几天成都淅淅沥沥小雨,几多清爽。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