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09-08-05): 东南西北中,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凡来到我这里的朋友们都过来给我支支招吧~响石潭最近遇到一件烦心事~亟待帮助啊~ 事情的起因是一袋奇臭无比的垃圾,而且还挂在我家的门闩上面,涉及人物除了我之外还有对门 more…

2021年10月6日,国庆假期剩下两天,已经余额不足。阴沉沉的天空中飘着小雨,气温这两天骤降了十多度,短袖、短裤变成了长袖加外套,甚至有人穿上了薄毛衣。成都的气候就是这样,没有一个过渡,陡升陡降。国庆这几天,10月1日上午岳母从资阳市过来,10月4日父亲从天津市过来,瞬间有种过年的感觉,六个人吃饭时候一大桌子,碰杯祝福间欢声笑语。难得的相聚,这才是自在快意的生活。没有工作,没有烦恼,只有浓浓的亲情,只有欢喜的自然,在这里我是儿子,是女婿,是父亲,是丈夫,是我自己。这几天父母在郫都区住着,我们和孩子及岳母在市区住着,美好的国庆。

 

10月4日上午带着妻子和岳母去文殊院,妻子儿时第一次来成都就在文殊院附近居住,她多次提到对于文殊院红墙灰瓦,香火鼎盛的印记。迈入文殊坊,走进文殊院。相比之前几次去的清幽,这次由于是国庆节,来来往往的人格外的多。很多人手里几炷香,静静的排着队。终于排到了,然后虔诚的染香,插香,作揖,磕头,嘴角轻轻的动着,应该是在祈求着什么,发愿着什么,诉说着什么……只是不知道佛祖是否可以听到?倘若是禅宗,会不会直接从佛龛处跳下来,大头棒喝,抑或如同北京环球影城的威震天,吼到“愚蠢的人类,你们每个人的清净心就是佛性,何必他求?”

人们都只是摩肩接踵,亦步亦趋的行进着,绝少有人仔细去诵读三大士殿外的对联,“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或许当我们不再去执着,不再去他求的时候,静静的反观自心,能够自知其心,自治其心,自净其意,那么较之拜佛烧香更能获得心灵上的解脱。人们的种种烦恼,不都是有心所做么?心恼故众生恼,心净故众生净。让我们的心不被烦恼所缚,则获得自在,不被任何外力所缚。或许,这样反而可以获得大自在。带着岳母在文殊院转了一圈后,到文殊坊洞子口张凉粉那里吃了甜水面和红油水饺,然后迎着风雨回家。

 

10月4日晚上在双流机场接到从天津飞过来的父亲,打车到了郫都区已经是晚上十点过。有两年没有见父亲了,父亲在天津弟弟那里帮着照看孩子。母亲想说,“没想到老了老了,还两地分居,一个在成都一个在天津。”但为了子女,却又是万般无奈。2020年的春节,母亲和Coco去了天津,弟弟带着他们去北京玩了一天,第二天就疫情爆发,那里也去不了,硬是在家里宅了两个星期后回蓉。这次父亲过来,明天苍老了许多,印象中头上的些许头发,都已经全秃。父亲也有自己的“朋友圈”了,在今日头条上面有近6000的粉丝,每天记录着生活的日常,自在开心,挺好的。

 

10月2日晚上带着孩子回郫都区看奶奶,结果到了家里后Coco闹着说自己饿了。此刻已然11点,无奈下楼,走了几百米,街边烧烤店还是热闹非凡,大家吃着烧烤,撸着串,美滋滋的吃着啤酒,似乎在咀嚼着百千烦恼,畅快淋漓的吞下去,然后忘掉忘掉,排泄掉排泄掉。最后来到一个面筋摊,遗憾的是面筋已经卖完了。只好买了烤豆腐和烤肠。Coco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身体向前倾斜,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美食,尤其是那红通通的辣椒面。10月3日晚上带着妻子和岳母去看了《我和我的父辈》,结束时候已近凌晨12点。走在路上,昏暗的灯光,鲜红的国旗,下面行走着“我和我的父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