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2-07-27):这段时间晚上和大人都在看一部《仙女湖》的电视剧,今晚上已经演到了37集了,估计快要结束了。这是一部难得的好片子,值得一看。话说剧情到了霍去病感染瘟疫的时候了,那么霍去病接下来会怎么样?查看了一些资料发 more…

国庆第二天,阴沉沉的天气有些清凉,但也多了几分压抑,似乎在这蓉城灰蒙蒙的天气中孕育着无法言语的空寂和落寞,或许这就是秋日的肃杀。昨天国庆第一天,上午和孩子一起去看电影《长津湖》,前天晚上及昨天早上便已经多次翻看了关于长津湖的抗美援朝历史背景,带着厚重的历史感走进了电影院。三个小时的时长,倒也能够接受,前行拼杀无畏,前辈们“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冰雕连让人无比动容。我有一位门诊患者,抗美援朝的老兵。随时都带着志愿军的纪念章,多次听他讲起用汽车转运死亡战士遗体的事情,长歌当哭,中国军人的精神浩然长存,永垂不朽。

《长津湖》战斗的激烈自不必说,光是战士们在零下三四十度下的寒冷就足以让人痛彻心扉。为什么不能在备好足够的冬衣之后再入朝呢?装备怎么这么简陋?这可是准备解放台湾的军队。这几天《长津湖》也是微博热搜之一,各项突破及票房接踵而至。长津湖战斗死伤这么多,整支连队全部冻死在了阵地上,即使冻死,他们也手握钢枪,保持战位,随时准备着发起冲锋。早上看到一篇文章看到,这和里通外国的叛国者张东荪不无关系。由于张东荪的泄密,迫使九兵团在没有完成冬装的补给的情况下就提前入朝作战,使得无数战士在长津湖的冰天雪地中穿着单衣和美军作战。

张东荪是在中国传播社会主义思潮最早的宣传者之一,1949 年春进入解放区抵达北平,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国会议,被选为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等职。张东荪虽然不惧怕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但是却对美国非常崇拜和畏惧,他在日记中记载:"美国是人类发展的最高形态。""无论谁与美国发生战争,最终的获胜者都只能是美国"。这样的错误思想为其沦为叛徒埋下了伏笔。

1950年,党中央下达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指示,一直亲美、畏美的张东荪吓坏了,他认为志愿军不但无法打赢美国人,还会因此导致美国人直接打进中国,推翻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他认为如果到了那一步,那么美国人大概率将蒋介石迎回大陆,届时他们这些反对蒋介石的知识分子只有死路一条。他主动联系了美国特务王志奇,称中央政府中还是有人反对战争、愿意和美国合作的,美国打进中国后不要让蒋介石回来,可以留着人民政府中的"愿意合作者"。为了表示"诚意",他还将自己了解到了九兵团入朝作战的消息(行军路线,军队建制装备人数,军列运行时间)传达给了美国。

虽然国家很快就知道了张东荪出卖情报的事,但第九军团仍然陷入了极度的被动:如果按照原计划进军,就等于和装备精良且早有准备的美军硬碰硬打阵地战,而美军甚至仅凭空军轰炸行军路线就可以给第九军团带来巨大的伤亡;然而如果推迟甚至取消进军,那么缺乏支援的兄弟部队就会陷入危险。于是第九兵团的行军路线连同军事目标都被做了修正,尽量更换行军路线并想尽办法提前进入朝鲜,从而尽可能打乱美国人的部署。为了尽量提前进入战场,第九兵团所乘坐的火车沿路不停下来补充包括棉衣在内的补给,直接进入朝鲜参战。

历史就在眼前,此刻也是历史。看完电影已经是中午一点,回家吃过午饭后休息。临近傍晚时候带着孩子再去欢乐谷,这里已经是国旗的海洋,这是革命烈士用生命换来的和平岁月。带着Coco走进欢乐谷,和以往不同,这次体验了全新的项目,比如抢打气球,用绳子拉娃娃,还有吃棉花糖……感觉去了一个假欢乐谷,而是去了儿童游乐场,不过这些不重要,陪伴孩子,开心就好,又何必在意是什么不是什么。总体来说,我是一个非常宅的人。行动的空间非常局限,来来去去的也就常去的地方,所不同的是每次去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触。让心飞驰,就是一种美好,也是一种放空与自在。

孩子问我:

美国人为什么要打中国人?美国人过的不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