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1-12-08): 恭喜大人通过了执业医师考试。下午知道今年的执业医师分数线出来了,中西医结合360分,但是成绩还没有出来。晚上回来之后,执业医师考试网的成绩查询便一直不能打开,全国考生都迫切的想知道能不能查到考试成 more…

自从8月份办理了欢乐谷亲子年卡后,昨晚是第四次去。白天追着Coco把各项作业给消灭光,乘着地铁六号线到了西华大道站。车上就看到好几个装束特异的年轻人,大家同一个目的地——欢乐谷。地铁出站时候直接蒙了,人超级多,出地铁都要排着长长的队伍。出站后直奔欢乐谷正门,遗憾的是只能是在人群中穿梭,想奔跑那是妄想。

 

靠近了,靠近了,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密密麻麻……所有形容人流量大的词语用在这里都不为过。只见检票门诊挤满了人,手机信号全无,健康码都无法打开。间或看到有人手机可以正常使用,原来是5G手机。人潮一浪接一浪的向前涌动,有人在抱怨,有人在手举的高高,试图找到手机信号。身体无法转动,想到十多年前的春运,但又比春运还拥挤。

 


终于刷脸,进。欢乐谷里面同样人人人。看到灯光指示牌,最佳路线从左走,于是顺着左侧的人群蠕动前行。奈何人太多了,也不知道这万圣节的鬼在哪里?只能是一个个的寻找,甚至分不清楚哪个是人哪个是鬼?有的鬼装扮的眉目清秀,洒脱俊美,有的人则是装扮的龇牙咧嘴,竖着阿凡迪般的尖尖耳朵,突然,有人扛着一副骨架穿行,好不威风。

 

当然偶尔还是有“丑鬼”,遗憾的是前些年来欢乐谷是恶鬼游行,游客被吓得处一惊一跳。此刻,这些不管是丑是美的鬼都是一个个景点,如织的行人排着队和鬼合照。或许鬼也被折腾没了精气神,没有了凶光,没有了微笑,留下了的只是无奈和麻木,僵硬的动作,或许这才是鬼应该有的状态吧。Coco说,“爸爸,你身边有一个鬼”。“啊?什么鬼?”答:“胆小鬼!”

途中Coco饿到了,想买吃的,然而无奈,手机没有网,没有带现金的悲哀啊。还好在巴蜀风情区那里终于有网络了,直接买了三个热狗,Coco大口大口的吃着,总算让受伤的胃有了一丝丝的慰藉。充满能量后,下一站——血色绣花鞋,一个现场版的鬼故事。排了上百米的队伍,坐满了整个演出场地。期间恶鬼时而出没,倒是让人感受了万圣节的那份鬼魅。

 

演出结束,天空哗啦啦的下起了雨。和Coco急忙往外面走,看到一个卖搅搅糖的,支付花了十分钟,糟糕的网络,让支付5元钱变得非常有仪式感。出来后发现进地铁的人又是排着长长的队伍,淋着雨穿过马路想去打滴滴,结果好长时间没有人接单。于是大雨中转而冲回地铁,六号转一号,出地铁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一号线的最后一班车。回家途中,撸个串,补充能量,回家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