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叩问:无比尴尬的中西医结合专业,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响石潭2002年大一刚进校门,学习的是中西医结合全科医学方向专业。第一次听学校的讲座,一位学长(时任学校《中医学与辩证法》杂志的主编)讲的就是中西医结合,言之凿凿的说“中西医是不能结合的”。台下听讲座的所有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学弟学妹们一片哗然。

2005年,本科在读期间,尴尬的发现原来中西医结合全科医学这个专业是考不了中级的全科职称的,那时候全科医学中级职称只有西医全科。于是,感觉学了一个“假全科”。2007年本科毕业的时候已经有了中医全科医学中级职称,逐渐也有了中医全科的转岗培训。紧接着,陆续有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同事参加了中医全科医学的转岗培训。

2014年,有中西医结合专业同事A考中级职称,凭借中医全科转岗证及中西医结合本科专业毕业证,报考了中医全科的中级职称考试成功

2017年,同事B凭借中医全科转岗证及中西医结合本科专业毕业证,报考中医全科中级职称考试失败。理由:中西医结合和中医是不同的专业,中医全科中级职称属于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不同类。

2018年,取得中医全科中级职称的同事A报考中医全科副高职称,报考失败。理由:中西医结合和中医是不同的专业,中医全科中级职称属于中医,和中西医结合不同类。

至此,中西医结合内科就只能报考中西医结合内科的职称序列。

试问,中西医结合不属于中医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面大量的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医生如何才能获得全科医学的职称?全国各地都是如此么?

瞬间觉得,中西医结合无比的尴尬。再回头想想大一刚进校门时候,学长讲座时候说的“中西医是不能结合的”,隐约觉得有些道理了。

一方面是全国全科医生数量不足,一方面中西医结合专业没有资格考取全科医学职称。

于是,仰天叩问:无比尴尬的中西医结合专业,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全科医生的本科学历教育

全科医生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中坚力量,是全科医生团队的核心成员。要成为一名全科医生,需要工作后进行转岗培训,或者毕业后进行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这些都可以称之为毕业后的再教育。在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有一批是经过全科医生本科教育(笔者就是)过来的,和前两者的再教育相比,有着自身的一些特点。

第一,对社区卫生事业的信念。我们进行居民健康教育需要知信行,一名优秀的全科医生同样需要知信行。全科医生的本科教育由于从学习医学开始便接受生物-心理-社会理念,接受的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理念,因此往往对社区卫生工作有着坚定的信念,能够很好的接受和认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各项工作,并付诸努力。

这种本科五年教育下来的认同感和理念,和一年的转岗或三年的全科医生规培有着很大差异的。后者是在既有固化理念上的一个转变,前者则是在一张白纸上直接形成全科医生的理念,孰难孰易,不言而喻。

第二,全科实际工作的能力。全科医生除了基本医疗外,还有公共卫生工作,全科医生不仅仅是一名医生,还是一名管理者。全科医生本科教育期间对自己的未来职业有着明确的认可和规划,因而在大学期间能够针对性的去学习和提高。通过社会实践,校团活动,社区见习等全方面的锻炼和增强自己的综合素质。

五年本科教育,大家的管理,人际交往,组织协调等能力都得到一定的提高,为了将来的全科医生实际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在实际工作中,能够更好的管理全科医生团队,更好的和居民进行交流,更好的为社区居民服务。

More...

全科2002毕业五周年同学会纪实

2012年12月2日,全科医学2002级毕业五周年的同学会终于落下了帷幕,从本科读书开始便形成了写总结的习惯,以前是班级举办活动写总结,现在每个月给自己工作打总结,毕业五年了,让我再一次给班级活动打一个总结。

响石潭杨老师的病情

同学会在2011年的时候老纪就说过要办,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搁置到了今年。今年五月底,响石潭第一个得知杨老师患病的消息,当天下午便和单位同事陈硕一起看望了杨老师。当时杨老师刚确诊疾病,任何人对于这个残酷的现实都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因此我们没有让更多的人知道杨老师生病的消息。

几天后,我邀请工作在三医院肿瘤科的齐炎宇以及中医附院ICU的张松再次探望杨老师,齐炎宇是肿瘤专科的硕士,看了杨老师的检查结果。这时候起,我们想我们需要为杨老师做些什么,在我们踏入大学校园的时候,是杨老师让我们得到了成长,是杨老师在每一个关键时刻拉了我们一把。因此,在杨老师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她的唯一一届学生需要为她做些什么……

转眼三四个月之后,杨老师经过了放疗,手术,并继续进行放疗。杨老师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杨娇也从陈硕那里得知了杨老师的病情。慢慢的,很多人知道了。但是为了不影响杨老师的治疗和休息,我们并没有在全班宣布这个事情。

More...

全科医学2002级同学会注意事项

时间是越来越近了,12月1日我们全科10年的同学会就要召开了。不知道大家准备好了么?这个周末,我们再相聚。这次活动的基本流程见下图,这里说明几点:

第一,这是我们来到成都十年,本科毕业五年的首次相聚,希望大家都能够暂时放一放手里的工作,让我们一起重温下逝去的回忆。

第二,这次班级聚会我们经过反复的计算,预计每个人消费200元左右,因为是AA制,所以请大家到了交费到杨娇处,所有支出我们都有记录。

第三,需要给大家宣布一个事情,这也是我们希望大家时隔五年再聚蓉城一个原因。我们本科期间的辅导员杨义老师在今年的五月份查及患有乳腺癌(中晚期)(注:已经征得杨老师同意,向大家公布),现在长期进行放化疗。届时,杨老师如果身体状况允许,也会参加我们的班级聚会。到时候会送上我们全科58名同学的祝福,不管你是否能够来成都,你的祝福我们会帮你带到。

第四,鉴于大家时间都很紧,工作忙碌,苦逼的生活容不得我们同学聚会时间过久。预计12月1日一天举行,12月2日大家返程或者自行安排。外地来蓉的同学,如果需要住宿,请和张松联系。

第五,希望大家放下手中的活儿,抽点时间,来吧,让我们见见面……五年了,你还好吗?

响石潭

全科十年:《巴金三部曲》(许秀芳)

  我推荐巴金的《家》《春》《秋》激流三部曲和《雾》《雨》《电》爱情三部曲。

  这是一套有思想有灵魂的作品,其中的人生人的意识的转变对我们以后如何面对以后的路,该怎样去选择自己的路很有好处。

  作者:成都中医药大学中西医全科医学2002 许秀芳 2002年12月

响石潭

全科十年:《红楼梦》读后感(陈周)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金玉缘》、《风月宝鉴》等,最初以抄本流传的。抄本仅八十回,是未完稿,为清代曹雪芹所著。清代乾隆五十六年刊行的由高鹗续作,程伟元序,萃文书屋活字排版的。《新刊全部绣缘红楼梦》一百二回本,成为“程甲本”。

它之所以成为第一流小说,所以能迷住万千的读者为之唏嘘感涕,所以到二百年后仍有绝大的魔力,倒不是因为有风花雪月咏菊赏蟹的小品在先,而是因为它有极好极动人的爱情失败,一次情死一次情悟的故事在后。初看若说繁华靡艳,细度来皆字字血痕也。

这本书不但能为少数雅人一时所赏识,而能为百代后世男女老幼所共赏。两百多年来它竟然启发了武术男女青年的爱情意识的觉醒,激励他们为个性的解放与爱情的自由而斗争。这种积极的社会效应是作者始料未及的。

作者:成都中医药大学 中西全科医学2002级 陈周 写于2002年12月

全科2002父亲节母亲节设计手稿(2003年春)

  准备把读本科期间的一些史料(应该算作史料吧)全部给扫描出来,让大家一起回忆一下那灿烂的青春。那刚从高中步入大学的稚气和勇往无前的精神,那值得回忆的2003年父亲节,母亲节活动。就从这个活动开始吧,我们的缅怀正式拉开帷幕。

  2003年的春天,非典肆虐,我们那时候喝着学校发的中药,进行着伟大的五早行动,晚上还要定时熄灯睡觉,以及我们的拔河比赛等等,亲,你都还记得吗?尤其是你还记得你给班级父亲节母亲节活动设计的稿件吗?响石潭把它扫描出来,你还认得出你当初的作品吗?

响石潭

  方案A,作者不详。三个星星一个月亮的together,那时候刚刚高中毕业的我们英语都还不错啊。中医学院五年下来,你的英语是进步了还是进步了?

More...

全科医学2002,那逝去的图片记忆

  大学五年,除了让人难忘的文字记录外,我们还有着刻骨铭心的图片记录。每个人的大学期间都有着值得回忆的瞬间,有着那美丽的图片印记。

  对我而言,影响最深的就是参加成都中医药大学管理学院第一届大学生学术交流会(现在叫做管理论坛)获得第一名,并和祝彼得校长握手。就是这次会议,让我对全科医学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决定了我们今生的理想和追随,从读研到就业,矢志不渝。

响石潭

More...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