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共卫生和社区卫生之父,陈志潜

响石潭 2018-05-16

上周四和五两天在四川广元参加四川省社区卫生协会主任联盟暨第一次学术交流会,其中会上陈博文会长讲到了中国公共卫生和社区卫生之父,陈志潜。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想想自己还是全科医学专业毕业的,瞬间脸上热辣辣的。顺着陈老师课件,恶补一下这些常识。话说陈志潜是成都华阳人,出生于1903年9月10日。为了广大农民能享有现代卫生保健,他长年深入基层,在实践中学,向人民学习,向实践学习,终于创立了适合中国农村的三级保健网模式。

Henrik and Marion Blum评价陈志潜时候说:

“最令人惊叹的是您远远领先于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初级卫生保健”和“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在您40年前所展示的最初的实验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内容可增加的了。”

第一部分:定县模式的知和思

1932年,陈志潜经兰安生介绍,接受晏阳初的邀请,到河北定县平民教育促进会农村建设实验区任卫生教育部主任,同时还成为北平协和医学院仅有的两名中国董事之一,并任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讲师,负责辅导本科医学生和护理专业学生进行农村卫生的实习。陈志潜到定县平民教育促进会后,为摸清基本情况,他们先做社会调查。定县全县有40万人口,6个区,472个村庄。每户农民年均收入银元50元,平均每人每年医药费约0.30元。全县只有县城内有两位没有受过正规医学训练的开业医生。约有一半的村子有半农半医的草医和识字不多的中医看病。

当时定县的人口死亡率高达32.1‰,出生率为40.1‰。新生婴儿死亡率为199‰,死因主要是:新生儿破伤风、猩红热、痢疾、婴儿腹泻、肺结核、黑热病、白喉、伤寒、天花等。他们对2032例死亡原因的分析中得出:传染病患者占半数以上,有37%可以预防不发病,另有32%如经早治可以痊愈,恢复健康。所以,当时定县的卫生工作应采取以扎根基层,面向农村,保证广大农民享受现代医学科学进步的好处,而不能走过去那种由传教士医生在城市开设医院,等病人上门,光治不防的旧路。

第二部分:定县模式的行

陈志潜采用了1929年在南京晓庄师范学校培训农村小学教师,为农民种痘、急救的经验,选了两个区13个村庄作试点,开始把酝酿了多年的农村保健网的设想付诸实施。他认为发展农村保健事业必须要由下而上,先在农村培训保健员。保健员的任务主要是从事预防疾病的宣传,种痘,井水消毒,用保健箱里的几种药品治疗沙眼、头癣,急救伤员,改良自家的水井、厕所,并向乡邻示范,还要对村里死亡、出生情况进行登记,对需要医生诊治的病人及时介绍转诊到区保健所。

区保健所有医学院毕业的医生,除了主持每天的门诊外,还兼管全区的预防工作和对村保健员的辅导管理。区以上设县保健院,院内的医护人员都受过现代医学训练。县保健院设有50张床位的医院,收治区保健所转诊的危重病人。县保健院主持全县的预防工作,培训所需要的各种保健人员,并与平民教育促进会的学校教育及成人教育密切合作,开展卫生教育。

为减少产妇和婴儿的死亡率,他们开展了妇婴卫生工作,分批为各村培训旧接生员,先让她们懂得发生新生儿破伤风和产褥热的原因,并学会在接生前剪指甲、洗手,用消毒敷料包盖脐带等。还要她们到村子里组织年青的母亲学习妇婴保健知识。 

第三部分:定县模式的产出

定县农村保健网到1935年已发展到6个区,有220名村保健员,约覆盖半数的村庄,这一年,县保健院收治住院病人600多人,共住院1万多天,做手术260例;6个区的保健所共治疗患者6.5万人次;220名村保健员做急救、治疗小病计14万人次,还给14万人种了牛痘。农民的卫生知识有了明显提高,很多人家改良了水井和厕所。不过几年的时间,这里的轻、重病人都得到及时而科学的诊治。农民们不再受新生儿破伤风、产褥热、天花、黑热病等病的威胁,各种肠道传染病也大大减少。他们还经受住了1934年华北霍乱特大流行的考验,全县只发生少数几例,无一人死亡。特别难能可贵的是,整个保健网的经费平均每人每年仅为0.10元(约折合0.05美元)左右,即使是比较穷的社区也能承受得起。


第四部分:定县模式的经验

陈志潜早在30年代初就创造性地为极端贫困的华北农村社区找到了一个享受现代医疗保健服务可行的模式,避免了当时著名于世的苏联、南斯拉夫、印度等国模式在试图解决同一问题中出现的种种缺点或不足之处。他根据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和对国外类似实验的观察,提出了一些带普遍意义的、根本性的指导原则:

(1)首先,必须通过调查了解并解决大多数群众的医疗保健需求,才能迅速得到最广泛的积极支持。

(2)必须是用现代科学医学为指导的、防治并重的医疗保健系统,但不排斥、不否定群众对传统医学的选择和应用。群众经过慎重比较会作出最优选择。

(3)要有适合当地的组织形式,如定县三级保健网。一切模式,特别是引入的外来模式,不可冒然大面积推广,必须先经试点严密实验,经改进调整,确实适合当地具体情况后,经过示范稳步推广。

(4)在经济上应为当地农民所承受得起的。像定县的保健网人均仅0.05美元费用,虽为数甚微,若能集中起来有计划、有重点地使用,就能为全县农民办起一个有现代医学作后盾的医疗保健网。

(5)要有一批对农村保健事业有认识、有适当技术、有事业心和一定组织管理能力的公共卫生人员担任骨干和领导。

(6)在最基层直接为农民服务的卫生人员,最好是受过短期训练的,经过扫盲,志愿为农民服务的本村不脱产的农村青年。他们在区保健所医师的监督辅导下,从事种痘、处理外伤、井水消毒、改良水井和厕所等有限的简单防治工作。

(7)保健网的各个层次,都要有社区相应层次权威人士的赞助、支持和监督,以保证工作的顺利开展和服务质量。

(8)农村的卫生建设最好配合社会发展同步进行,如上述定县的平民教育的四大教育同时并举,可以收到相互促进的效果。特别是要配合进行有关的健康教育,启发农民自己起来讲究卫生,预防疾病,向危害自己健康的因素作斗争。群众有要求,有行动,事情就好办了。

小结:

陈志潜对基层卫生保健的认识比1977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计划早40多年。他所创立的定县农村卫生保健网,已作为一种模式,在全世界特别是第三世界普遍推广。陈志潜执著地追求,默默地奉献,在自己专业领域内,为祖国赢得了荣誉,为一切爱国知识分子作出了榜样。

« 上一篇下一篇 »

1.杜蕾斯  2018-06-07 17:01:50 回复
可惜了!不然怎麼說:我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看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