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09-10-01): 相信很多人还沉浸在刚才的国庆大阅兵中,六十年的风雨辉煌一览无余,再一次展现了我中华民族的雄风。不过国庆过后还有一件学生们关心的事情哈,考研要报名了~ 2010年全国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简章昨日 more…

重庆之行,虽然忙忙忙,但幸而第一天晚上还是得空出去走了走,夜色下看了看重庆的山山水水,品尝了重庆的热辣火锅,上一次近距离行走重庆还是在2015年,时隔6年之久。6年,沧海桑田。处处可以看到行千里,致广大六个字。起初不解,转而笑了笑,这不就是重庆两个字的分解么?让人过目不忘,相当有意义。

住的地方外面便是长江,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半江水,一半草地,或许现在是属于枯水期吧。长江上面驾着很多座大桥,而且在过来酒店的路上也穿越了很多立交桥,部分立交桥建在居民房屋的顶部,而且显然是房子先建,后来才有的立交桥。有的立交桥高几十米,在上面悄悄往下望,瞬间手心出汗,有种过山车的感觉。在这里,才真的感受到什么是“基建狂魔”,也让我这种手动挡坡道起步溜车的人瑟瑟发抖。

习惯了成都的一马平川,行走重庆便有了一种无形的梦幻感。看着导航一公里,实际走起来可能就要翻山越岭,虽然在一个城市,可能实际上隔着一座山,不得不说必须“行千里”。昨天回来的大巴车在行进中,突然看到一个穿楼而过的轻轨,李子坝站。虽在大巴车上的视角是穿楼而过,但是真的站在站台上,这里或许便又是一楼了。依山而建,颇为壮观,暗暗的钦佩建设者们的智慧,因势利导,适应自然,改造自然。

12日下午忙完之后,晚上吃火锅。相比之前对重庆火锅的印象,这次的火锅倒是失去那份灵魂,或许是为了更多的照顾外地人口味的缘故吧,火锅味道变得非常大众化。印象深刻的是之前的老灶火锅,那份麻辣,麻的你舌头发颤,辣的你的咽喉冒火,这才是够味的重庆火锅,巴适得板。虽然这次没有那份麻辣,但一个餐具吸引了我。一个挑夫担着扁担,两边挑着肉,想起了山城棒棒军。

夜色下,再次走了走洪崖洞。时隔六年,没啥变化,变得只是游客,多的只是口罩。不过心情还是不同,我对六年前的印象非常模糊,几近忘却。非常漂亮的灯光秀,不管是近看还是远观,都别有一番滋味。处处都是火锅店,超级多的火锅店。路边很多网红在直播,一个个舌灿莲花,说的溜溜顺。仿佛在这个城市里,每个人都是火锅英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后就是忙忙忙的工作,期待下次有机会再来重庆,走遍重庆的卡卡角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