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过去十一年了,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小女孩惊惧的眼神,直到永远……作为汶川地震的经历者,我想像祥林嫂一样再次絮叨下发生在11年前的事情。回看11年前,不知不觉已是地动山摇耳畔回响,眼睛渐渐的湿润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上图为华西医院急诊科,每天很多患者从震中送到华西。医院信息栏上面每天公布着收治地震伤员的名单,很多人焦急的看着里面有没有自己亲人名字。我当时在华西医院的肾内科实习,科室收治了很多挤压综合征的伤员。11年过去了,很多细节依然是那么的清晰……

2008年05月21日:我有空就会去看看孩子(王飞),有一次孩子对我说:“哥哥,你真好,每次看我都带着笑容。哥哥,你要多来看看我”我点了点头说是。昨天孩子突然说,他摇了摇腿觉得不对劲,这才发现自己的右下肢已经被截肢了。而他竟然还一直不知道,我突然觉得心头好酸楚。

地震里面很多伤员截肢,或者伤口切开减压。每次换药,心如刀绞。有个女孩叫寇娟,我印象特别深刻。现在都还回忆的起她的眼神:

2008年06月01日:每次我值班时候都会看望97床的孩子,寇娟,双下肢都已截肢。右下肢有些渗液,另外就是发高热。我那天值班时候抽了血培养。孩子的一直很恐惧,晚上都是睁着眼睛,就是不睡觉。孩子妈妈给我说:孩子说她怕睡着了就再也不能醒过来。她害怕没有你来救她。一旦睡觉,孩子就不断做恶梦,梦中不断的被惊醒。

  

华西期间,5月24日温总理来到医院看望地震伤员,大家内心非常激动。有一个在场的群众说“追星就追温总理”。我当时还是成都中医药大学百度贴吧的吧主,记得当时百度贴吧管理员du美丽给我说“嘿,那么慈祥的爷爷啊,快,快替我亲他一口。”真真的慈祥,给了陷于苦难中的四川人民以极大的信心和力量。

刚百度发现这么一则新闻,2018年4月19日的一条新闻:

2018年4月19日:4月10日绵竹,5.12汶川特大地震中导致高位截肢的女孩寇娟正在画画。今年20岁的寇娟出生于四川绵阳,2008年汶川地震时,她正就读于东汽中学。在那场灾难中,全校235名学生和14名教师不幸遇难。2009年,寇娟通过四川画家周春芽发起的“五道菜基金——艺术助残计划”学习画画,并在此后获得得老师的肯定。2010年,寇娟顺利进入大学设计专业学习,开始完成自己的人生梦想。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美甲店。

 

上图是地震期间我居住的地方。由于随时都会发生余震,大家都住在学校的操场上面,学校搭建了几个大的帐篷。那段时间白天要在医院上班,晚上回到学校就又像逃命一样,随刻提防余震。后来大家能够根据大地摇动程度来估算震级。渐渐的,大家对余震也就习惯了。

地震过去11年,突然想到冯翔这个名字。冯翔的坟茔在曾经的曲山小学旁,5.12地震时,冯翔年仅八岁的儿子就埋在这片废墟里。2009年4月20日凌晨,年仅33岁的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缢身亡。按他生前的遗愿,骨灰也安放在这里,得以长长久久地陪伴他的儿子。

2009年04月20日: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着你,不弃不离……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 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憧憬,与你相聚,是爸爸最大的快乐……

这是Coco妈妈十年前读的冯翔QQ空间里一段文字,冯翔去世前最后一篇日志。泪眼婆娑!泪眼婆娑!泪眼婆娑!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