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09-04-02): 昨天出版的《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上面同时关注到一本书《中国不高兴》,对于这本书这两份报纸都从不同的两个角度进行了解说,言辞相当的激烈,是《中国可以说不》的姊妹篇。于是我在第一时间便买了一本,一睹为快。别人说的不见 more…

听了一两年的《李翔知识内参》于5月26日更了最后一期,停更。这一期里面传递了一个理念:不自我吞噬,早晚被别人吞噬。据说这话是乔布斯说的,现实中最直接的案例就是腾讯的微信和QQ,同一个公司的两款产品。

继而想到我们现在的工作,家庭医生团队管理重点人群的来源,家庭医生和社区护士的能力建设等等。顺着“吞噬”的思路延展下去,我们可以做很多。甚或,我们需要主动的跳出舒适区,要有危机意识。

上周二下午四川省社区医院创建启动会的各地卫健局领导以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到我们单位参观,我负责讲解,大家最关心的话题就是绩效模式。如果说那个特定时刻我为青羊区独有的绩效模式而自豪的时候,那么此刻反而清醒很多。较之绩效,我们更需要提升的是能力,是我们的基本医疗能力,我们的护理能力,我们的健康管理能力。

我们需要具备自我吞噬的能力,当我们的全科医生都在进行慢病诊疗,门特患者配药服务的时候,我们必须同时有一支能够进行普门诊疗的团队,要能够处理居民的常见病多发病。而且,这方面的能力需要与三甲医院的诊疗技术相对接,而不是蜻蜓点水。我们需要吞噬目前的服务方式和能力。护理同样如此,不能仅满足于各项公共卫生工作,必须有一支能够提供专业护理的团队。

上周四下午参加成都中医药学会的会员代表大会,虽然单位工作安排没有坚持参加完会议全程。但实实在在有种冲击感,我们的中医能力在哪里?我们现在做了哪些中医服务?这些服务满足于公共卫生需求的同时,我们是否能够给我们团队的中医赋能?让中医人员提升中医诊疗技术?各项工作在忙于应付日常事务的同时,必须要有前瞻性,要有对未来的预期。

昨天儿童节,没有陪孩子过节。回到大人老家人民医院,看望大人父亲。岳父今年75岁,此次住院诊断相当不理想。全家人心情沉重,不管如何都只能面对现实。我和大人带去了从西南国药购买的阿法替尼,希望出现奇迹,能够有些效果。没做基因检测,盲吃。想起也是一把辛酸,或许上图能够表达我此刻心情。岳父弯曲驼背着,坚毅的步伐是那么清晰而又充满颗粒感的模糊。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我们都会有惰性,都不愿意改变,希望墨守成规的一直下去。然而很多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不自我吞噬,早晚被别人吞噬,必须敢于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