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1-01-29): 中医全科医生的主要工作场所是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门诊,中医自古就有“坐堂”行医的传统方式,所以主动服务于社区和家庭是传统中医诊疗活动的特色。 中医大多有着自己的诊疗区域,采取登堂入室的行医方 more…

响石潭说来汗颜,我确实没有怎么花大量时间在她们身上的,但是她们却很真诚的感谢我。

首先是态度问题,很多医生或者护士查房的时候都是在病房门口伸个脑壳进去,问病人怎么样。而我是要走进病房,我觉得和病人面对面的交谈,是人与人之间的最起码尊重。很多医生查房都是板着个面孔,而我每次都是面带笑容的。我除了日常医疗操作外,有空还要和病人寒暄几句,而其他医生查完房基本就不再去管病人了。就是这些小小的细节方面的行动,让病人觉得很贴切,很温暖。

其次说说指压点穴的问题。我的17床的病人总是肩部疼痛,而18床最近放腹透液的时候总是觉得腹部疼痛。前者以前有针灸科推拿科的来治疗过,但是疗效不佳,每天晚上都要疼痛的叫喊。后者已经疼痛有一周了,每次放腹透液都是分成几次放,一次放完就疼的受不了。昨天18床的给一个副主任医师说她放腹透液时候疼痛,医生说你的血象正常,不存在感染。所以可以临时用曲马多止痛。但是这个毕竟是临时的,不能解决实质性的问题。

后来查过房我就想,18床患者腹部有置管,影响三焦的气血运行,气机不畅不通则痛。所以我点按合谷,足三里,三阴交以及血海,中脘,太冲等穴位,以调理气机,使得气血运行通顺。患者当时指压的感觉特别明显,并不是特别在意我的治疗方法。另17床,我实行了肩部的常规推拿操作,侧重于就肩隅,天宗,肩贞以及大椎和背部夹脊穴的指按。患者当时觉得颈肩部顿时轻松许多。

今天早上查房,17床诉昨天一天都很舒服,晚上也没有那么疼痛了。最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18床竟然放腹透液时候不疼了。今天早上一次性就放完了,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了。患者对我是非常的感谢,18床竟然说:“小陈医生,我们应该怎么感谢你呢?你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的疼痛几个主任医师都没有办法给我解决,今天你竟然给我治好了,太感谢你了”。虽然患者的语言有些言过其实了,但是分明可以理解到他们病痛得到缓解时候的喜悦之情。看到他们的开心的面容,我也打心地替她们高兴。17床要求我教会她儿子,让她儿子为她推拿。18床让我再给她按压以下穴位,以巩固疗效。她们还想给我送一面锦旗,我婉言谢绝了。

我现在就觉得,作为医生,在临床中,一方面要多关心病人,所谓关心不是时刻守护着病人,而是要从细节作起,在点滴中感动他人。另外就是不要在治疗中墨守陈规,要适当的运用中医的思维。而且中医不仅仅是中药,针灸推拿也是中医的瑰宝。现在很多中医医院的医生思维严重西化,甚至对中医嗤之以鼻。这样下去对于中医发展不是一个好兆头,总之我想要以病人需求为导向,以治疗好病人的疾患,为病人解除病痛为最高标准。

不要拘泥于中西医的差异,不要排斥中医或者西医。 得到病人的夸奖,自然很是高兴。

但是自己深知学海无涯,自己的知识还很浅薄,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我要不断努力,勇于拼搏和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