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20-08-23):最近八佰非常火,穿越历史,缅怀先烈,不自主的泪目,下午准备带孩子去看一下。上午在翻看四行仓库保卫战资料时候看到了黄埔军校,进而才知道黄埔军校在1937年9月从南京迁到了成都。窗外除了眺望雪山,还有楼下 more…

早上还阴沉沉的,此刻窗外已经阳光明媚。但似乎身躯是那么的沉重,不想挪动,不愿意走出户外,此刻默默的想一个人静一静。过去的这一岁,都忙活了个啥?似乎到头来一切空空,也罢,本来也是空。但确乎又觉得空唠唠的,需要一些什物来填充,不然感觉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晃晃悠悠,渐渐的落了下来,挂在光秃秃的树丫上面,在风中摆动,风化,直到化为乌有。

时间很快,岁月易老,转眼已是38岁,不知为何,莫名的感慨。不想去面对这个苍老的年纪,似乎转眼就要走进墓穴,几多紧张,几多惶恐,还有无数的胆怯和不知所措。或许这是这个年纪人们的共性,或许这是多愁善感的个性,或许这是憋了一天的尿性……但不管如何,就是萦绕在我心头,久久盘桓。乃至于什么都不想去做,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趴在桌子上,发呆。

 

我在想,人这一生一世,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终归尘归尘,土归土,再次回到大自然的循环中。那又何必让自己这么累,这么苦呢?生而为人,本是苦,离苦得乐,更不是人人都能做到。转而又想,正是如此,那又何必去思去想,就这样安享当下的每一刻每一秒,放下过往,不念未来,不就是人生的好时节么?至于多少岁,管他娘的!不都是一个符号么?

去年的你不是你,明天的你不是你,年龄只是一个符号,或许代表着消亡的临近,或许代表着岁月的车辙,那又如何?我本是空,年龄又算什么?跨过年龄看年龄,超越时空看时空,如此而已。38岁,我想静一静,38岁我想静一静……短暂停留下飞驰的脚步,看看四周,观照内心,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是,什么都不是,一切空空空,菩提本无树……

随着心流的推进,最后,脑海中蓦然放光出八个字:心无所住,而生其心……顿觉释然!身心清爽!我想,这才是应有的状态,大笑一声,走,驱车回家去接父母过来,晚上一起吃饭,祝自己生日快乐。胡乱一通,是以为记!写给自己的3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