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8-03-09):夜色凝重,静静流淌。伴随着新春过后最为忙碌的两周,这一周显得轻松多了,没有考核的压力,似乎天也格外蓝个莹莹的。孩子这周开学上课,吸取上学期的教训,一开始便严格要求,务必做到今日是今日毕,做到预习第二天 more…

翻了翻既往的日志,发现有关工作的记录是越来越少,不知何时,生活的内容逐渐增多。或许,这就是现实的投射吧,毕竟工作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工作本身也是一种生活的状态。上午迷迷糊糊的睡觉,然后被噩梦给惊醒。这段时间梦越来越多,梦里有工作,有房子,还有父亲……各式各样的梦境,搅扰着我的睡眠。

4月20日的梦:父亲外出,等了很久没回来。我就沿途去找,走到一个土丘背面,父亲孤零零的站在上面。急忙把父亲扶下来,怎么不给大家里打电话呢?父亲口中喃喃的背诵着我的手机号,眼泪汪汪的指着手机,他已经完全痴呆,不知道怎么拨号。继而, 父亲坐在一个水塘边,走不动,不知什么时候受伤,左脚反折,但他傻傻的不知道什么是疼。

4月23日的梦:我在一片草丛中艰难行进,亲戚打电话给母亲,说父亲一定是在什么湖那里,要坚持寻找。转而,似乎又在中介处买了房子,房子里面还住有其他人。我打电话问中介,房间里面租客租约什么时候到期?得知还有两年才到期,顿时惊讶。走到房间,有人从外面欲冲进来,似乎是坏人……在一场搏斗即将到来之时,醒了。

4月24日的梦:晨,迷迷糊糊醒来,昨夜梦比较多,还记得几件事,记录下来。梦中学校教室需更换门窗,和单位同事抬着一扇门顺着楼梯往顶楼教室走。快到时,同事实在搬不动,我就自己扛了上去。这个教室马上要上课,看到一个外教,我还hello打招呼,想下课后再安装吧。这里是初中,我几个月前从单位辞职,到这来读书。也不知道为什么辞职,或许是因为一时冲动。在初中里面走着,看到赵致镛老师签名售书,一本关于中医的畅销书……

4月已经见底,2022年三分之一即将谢幕。成都这轮疫情基本过去,这段时间本土零新增。其他省份疫情都还在发展中,居家医学观察的对象越来越多,工作依然繁重。娃娃现在五年级,越来越感觉到需要给孩子一个独立的学习空间。现在一家四口挤在32平方一室一厅的屋子里面,非常局促。孩子做作业很难专注,时刻被我们其他人影响。这次第,难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