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6-03-04):有些时候说完全不在意,说大度那是虚的。就如同对于科室的质控,奖惩而言,所以很多做起来与自己看来是合情合理,但是与旁人则不尽然。因此,对于科室的管理还是需要进一步的学习和修炼。不要惧怕任何的变动以及非议 more…

 

7月30日0-24时,成都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5例(其中2例为既往通报的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本土无症状感染者5例。这段时间以来,新增的确认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数量终于开始减少了。从周五开始,连续这三天青羊区进行全员核酸采集。而成华区自29日0时起全面加强该区社会面管控,暂定实施5天。《成都市成华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全面加强社会面管控的通告》显示:

府青路街道出现阳性病例的小区实施“足不出户、上门服务”;没有出现阳性病例的小区实施“人不出区、错峰取物”。辖区内除府青路街道以外其他区域的小区院落实施封闭式管理,区域内人员非必要不外出,所有小区院落只保留1个出入口,非本小区居民不得进入小区。小区内居民在严格落实个人防护的前提下,每天每户可有1人,持有效身份证件、24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以及社区制发的出入卡,按照“分时有序、分区限流”方式,外出在本街道就近购买生活物资。已划定高中风险区的小区院落继续按照疫情防控规定实施管理。

昨天全员核酸采集时候,下去巡点。宽巷子东广场是核酸采集点位之一,透过广场看进去,宽巷子里面人员寥寥无几。穿过宽窄子及少城视井核酸采集点,走到金河路采集点。金河路北侧有一条巷子,柿子巷。在清朝时期,叫做“永平胡同”。在巷子口,有一座西式公馆——王公馆。它是四川有名的少将军王泽浚的故居。1931年建成的,仿北欧小洋楼风格。1950年成都解放后,王公馆就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政委员会接收,改建成了军区机关幼儿园,2008年幼儿园搬走后空置。

曾经在王公馆上过幼儿园的人回忆说,原来的王泽浚公馆规模很大,被柿子巷分成两半,中间有个空中回廊连接着。房子里面有壁炉,房子外面是院子,院子里有假山和回廊。每天吃过晚饭后,孩子们经常到二楼的椭圆形阳台上玩,探出头去看楼下马路当中过往的汽车和街边的行人。而现在,公馆的廊桥、假山早就不在了,幼儿园也搬走了,只剩下这幢空荡荡的老楼。

针对这栋楼的主人王泽浚,一般对应的是四川有名的少将,或者是抗日名将。但是这么有名,为什么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呢?于是按图索骥,倒也是非常有意思。1948年11月,淮海战役中,解放军俘虏了国民党中将王泽浚,他作恶多端,犯下了不少荼毒百姓之事。被捕入狱后,按法应当处以死刑。这时,四川主席王缵绪站出来力保这名中将,他在《新新新闻》上发表了给毛主席的公开信,请求对这名中将的宽恕。而王泽浚正是王缵绪的儿子。

1925年,四川军阀内战,杨森和以刘湘为首的军阀势力展开了斗争。王缵绪瞅准时机,叛变杨森,投靠刘湘。最终杨森一众溃败,王缵绪从中得到实权,取代了杨森的地位。为了进一步巩固势力,王缵绪投靠了国民党。在蒋介石的支持下,他击溃了分庭抗礼的刘湘,最终掌握了四川的绝对实权。王泽浚从出生起就有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和良好的教育环境,对军事非常感兴趣。

王泽浚加入国民党军队后,从排长开始做起。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他当即向上级致电,请求上前线抗击日军。在枣宜会战中,他率领部队阻击日军,最终以较小伤亡成功完成任务。在长衡会战中,他曾指挥着三个师,与日军周旋一年有余,最终歼灭大量日军伪军,取得重大胜利。他还曾在自身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不惧危险,率领残部完成了追击日军的任务,最终成功保卫了遂川空军基地。

王泽浚虽然在抗日战争的民族大义有所贡献,但这也掩盖不了他平日暴戾残忍、欺压百姓的恶行。因为自己家里有钱有势,他在自己的管辖地可谓横行霸道,无恶不施。他多次以各种借口增加各种苛捐杂税,压榨老百姓的血汗钱,这种敛财手段,让他的家里堆满了用之不尽的财富。他还好色淫恶,曾光天化日之下掳掠女性进行强暴,还将悲痛的女子家人殴打一顿,全然不管百姓的死活。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爆发,王泽浚担任黄百韬兵团44军中将军长,他率领的国民党部队在碾庄被困在了解放军的包围圈内。试图抵抗后,他的部下被解放军尽数歼灭,而他本人则被生擒。王泽浚先后在益都、苏州、北京的牢狱里被关押改造。基于其犯下的恶行,经审判,王泽浚被定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其父王缵绪给我党高层写了一封信,请求赦免王泽浚的死刑,承诺会帮助我军和平解放四川。1949年12月22日,王缵绪在成都率四万军队宣布起义。27日,帮助我军接管成都。新中国成立后,念在王缵绪起义帮助和平解放四川的功劳,决定赦免王泽浚是死刑,改为无期徒刑。1957年,王缵绪借往重庆治牙为名,联合旧部企图偷渡香港,但最终被我军边防部队抓捕,1960年,死于狱中。其子王泽浚在狱中平安度过了晚年,1974年1月19日死于北京秦城监狱。

历史真的很精彩,很难想象,一栋楼主人背后的故事这么的离奇……回到现实,成都市近期遭遇两轮疫情叠加冲击,经过全市上下持续奋战、驰而不息的共同努力,“7·15”疫情防控进入收尾阶段,“7·22”疫情防控态势趋稳向好,正处于攻坚拔寨的关键时刻。加油奋斗!期待早日结束这轮疫情……再,佩洛西到底会不会去台湾?明天是不是可以见证历史?祖国统一大业!

轶事补记:

刚继续查找关于王泽浚的历史记忆,翻到了《沈醉回忆录:战犯改造所见闻一个军统特务的忏悔录》这本书。沈醉(1914-1996)是国民党军统的特务,解放战争期间被抓获,成为战犯被关进监狱,后来被特赦出狱。他写了本称作回忆录的书,讲述他的监狱生活,书中提到他的患难狱友王泽浚。

王泽浚活泼俏皮,喜欢卖弄的沈醉有一次问他:你在成都盖个大公馆,那么多房间,是不是打算实现杜甫所说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王泽浚摇摇头道:“我没有读过豆腐(杜甫)咸鱼(韩愈)留女婿(刘禹锡)的诗,也没有无产阶级思想,这房子是为了有朋友来成都耍的时候给他们住的,我又不想做什么春生菌秋生菌……”四川人的睿智诙谐耿直跃然纸上。

某日,他和沈醉奉命去给某干部家修理缝纫机,发觉干部家的小保姆拿了擀面杖虎视眈眈,警惕万分。两人相视而笑,小保姆更慌了,出了房门赶紧把门反锁起来。王泽浚和沈醉面面相觑,既来之则安之,两人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沈醉正闭了眼埋头享受时,王泽浚却自己动手泡了两杯热茶叫沈醉一起分享,他操着四川话道:“格老子,急他干啥子,老子们也来也来安逸安逸嘛。”说完往沙发上一靠,像是一个战场上的胜利者一样,把左腿向右腿上一撂,享受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