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回到医疗本真,才能得到尊重 —— 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小记

原创:响石潭 2017-05-26

2017年5月26日07:20:00,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回到工作岗位。开启电脑,需要立即记录下这份情怀之旅。不然这份浓浓的协和情怀,这杯充满能量的协和鸡汤会被淹没在烦扰芜杂的各项工作当中,逐渐消退、磨灭,直至了无痕迹。

2017年5月22-24日有幸参加中国社区卫生协会与北京协和医院举办的《全科医学师资培训班》,培训只有三天,但是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受益必定是终身的。三天时间,我们不仅学到了一名全科医生师资应具备的专业技能,更体会到了一名专业师资,一名全科医生应具备的精气神。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打总,那必然是“情怀”。

什么是情怀?打开百度百科:“一种高尚的心境、情趣和胸怀。”

什么是情怀?打开知乎问答:“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或许,情怀就是一种根于现实而又高于现实的理想和追求,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信念与执着。因此,怀揣着这份情怀,我想从情怀、本真、谦和这三个方面来回顾一下此次培训。

一、情怀。直至今天,我回想起来23日中午协和老师让我们发言说说对于这次培训的意见和建议时候,我说了几点我的看法,比如培训师资是否应该注重师资授课方式方法的培训,师资培训是否应该注重与基本公共卫生工作相结合等等。现在想来,那天说的这些话无疑是啪啪打脸,显得自己是那么的鄙陋和浅显。我们思考问题总是囿于现实而一味的谈现实,缺乏理想的追逐,缺乏信念的绽放,缺乏那份对于那份人性美的执着。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正如协和医学院全科医学系主任、协和医院普通内科主任曾学军教授讲的那样“你的性格就是你的命运”。三天的培训,给我们传递了大写的协和人的性格。我们都为协和的各位老师敬业奉献的精神,尊重人性的医德,与时俱进的气息所折服。比如:有一堂课是《从全科角度看缓和医疗》,授课者为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宁晓红副教授。宁教授顺着缓和医疗的发端发展一直讲到现实的鲜活案例,讲到动情处,无语凝噎。再如,有一堂课是《急诊科如何带教全科医生》,授课者是协和医院急诊科朱华栋教授。朱教授不仅讲述了全科医生必要的抢救能力,更强调了急诊科教学需要帮助全科医生牢固树立两个基本理念,“救死扶伤”与“团结协作”,指出“急诊病人是因为各种不同原因的痛苦来就诊,医生首先要体谅患者的痛苦。只要有一丝成功的机会,就要100%的努力”。顺着情怀,我们可能会发现目前工作当中会有各式各样的困难,是否有了困难我们就止步不前,一味的抱怨和愤懑?很多时候我们把全科医生工作和全科医生考核不能有效的区分开。故,我理解:

全科医生工作是一名全科医生应该去的事情,是一个职业的属性和特点,而考核只是对于工作的一种评判,考核不等于工作的全部,也无法评判全科医生的所有工作内容。如果说全科医生的工作属于一名医生的专业技术层面,那么考核无疑就是行政管理层面。考核可以检验工作的质量,但工作不能仅仅为了考核。应该是先有了工作的实质开展,进而诞生对此的质量考核,考核应该是为工作服务,而不工作为了迎合考核。本末倒置,缘木求鱼是不可取的。

二、本真。什么是一名全科医生的本真?我们一直说全科医学一门和内外妇儿一样的临床二级学科,那么无疑全科医生首先是一名医生,全科医生的本真应该是医疗。一名全科医生如何建立与社区居民的信任?医疗技术是最核心的后备力量!对于一名全科医生来说,我们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医疗能力?如何具备这些能力?这正是此次培训的重点之一。正如曾学军教授所说:“作为一名全科医学师资,我们核心是讨论一名全科医生能力提升,自我修炼的问题,而不是讨论政策的问题,我们要为政策的制定提供依据”。作为全科医生,不要站在今天想问题,要从服务对象的需求出发,明确知道我们该干什么?有一句话,协和医院普内科沙悦副教授说的很好:“只有回到医疗本真,才能得到尊重”。

响石潭 响石潭 响石潭

再回头看看这次师资培训,无不在强调全科医生的本真。从开篇曾学军教授的《全科医学概述》到协和医院儿科副主任李正红副教授的《小儿常见症状与处理》、原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教授的《医学人文专题讲座》乃至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L.Nadler教授的《全科门诊中的骨关节与肌肉问题》,D.Feldman教授的《美国基本医疗团队、实践与培训》等等,都在时刻提醒我们全科医生应该具备哪些能力。“让医生专注于医生的工作”,时刻回荡在我的脑海中。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培训结束后一天我们分别来到北京市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参观学习。如果说协和的师资培训是高屋建瓴的设计,那么这两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便是脚踏实地的切实执行者。

响石潭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