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长照险保险评估人员交流培训

响石潭 2017-12-11

曾几何时,又开始进入压抑的状态,似乎很多时候提不起劲头来,懵懵懂懂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或许是天气冷了,心也跟着冰冻一下的缘故吧。

自从上海杭州学习回来之后,整整两周时间乃至到了今天都还在中医的材料中翻滚跳跃,不知何处是终结。隐隐的又想起了,一入中医深似海的感慨,而且还是茫茫无绝期的无奈。于是乎,戚戚然无语凝噎。这段时间的核心任务是完成中西医项目书的撰写,这个是重点。

然而还是有很多事情困扰着,都是本职工作,但或许都需要做到优先排序,要去专一的完成核心任务。所以,这时候是该想想什么是关你屁事,什么是关我屁事,而什么又是我的事?只有抽丝剥茧,条分缕析了,我想我才能够思路清晰一些,不至于像今天一样,一整天都在头昏脑胀中度过。

还是流水账一番,记录下这几天的学习情况,避免日后遗忘。

长照险:

上周四进行了相关的培训学习,几多感触。发现要把这份工作保质保量的完成,我自己首先需要成为一名福尔摩斯才可以。比如在评估前嘱咐被评估者先上厕所解小便,这不仅仅是解小便,而且还可以看到患者床椅转移、平地行走等情况。比如医师状态的判定在刚接触时,直接友好称呼,即可判断并了解其听力、视力、意识状态,这时失能人员和家属还不设防。在评估中最好以了解本人为主,家属意见为辅,因为家属更知道如何应对评估者,而失能人员则不一定,故家属最好在旁边远一点可以避免干扰。

响石潭

为此,还有一个小口诀:

见面握手打招呼,查看肌肉荣与枯;

测量血压兼心率,拉拉家常数呼吸。

上个厕所看点多,转移行走不错过;

修饰完毕请喝茶,专科查体有办法。

注意被评估者可能出现伪装的情况,表现在被评估者本人在家属的教唆和施压下有一些伪装现象,对询问故意不做回答,不配合体格检查。比如,听别人说话时眼睛睁大到处看,眼睛、耳朵、显得灵光,但问他情况时装作听不到,画钟时睁开眼睛,拿笔后故意把眼睛闭上不看,画个不正确的钟。评估者只有按照当时的情况处理,遇到不配合、有意伪装的行为,评估后的暗访调查能否有助纠正。

但在评估过程中要注意评估对象的风险:跌倒,诱发情绪的激动,病情发作,在ICU评估,暴漏病人隐私及增加感染。尤其要注意被评估者家属有可能比较难缠,对享受长期照护险的政策存在期望值过高甚至不理解,对初评估结论强烈不满。

基于此:

评估前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对失能人员的告知(比如诚信记录、伪装的处罚、后期随访等),社区走访很重要。以社区居委会、各类养老机构为载体广泛宣传《试点方案》、《实施细则》、《服务项目和标准》,用“人民的战争”方式,提高“长照险”政策知晓率,达到良性互动。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