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2015-12-06):2015年进入最后的一个月份,我也即将跨过32岁步入33岁的年轮,响石潭网站也是要满7岁了。从2008年建立至今,经过了很多的变迁,内容的不断调整,更多是思维的不断变化,是生活和境遇的不断微调。返观内 more…

踩着那条熟悉的道路,我再次走进了校园。读研究生期间,虽然学校寝室的住宿费交了,但是始终没有住进去,而是在外面租房子。当再次走进学校,想去自己寝室看一下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原来的寝室早已物是人非,变成了新冠的集中隔离点。寝室里面的同学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急忙打电话问。

第一反应想到了同寝室的李银超,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去世了。于是拨打强江涛的电话,才知道寝室从一楼搬到了四楼。于是顺着楼梯往上走,走到二楼时候,看到研究生导师舒惠荃正在给几个同门讲解读研的注意事项。我由于没有在学校住,他们讲的时候也没有喊我,我不禁有些内疚,悄悄滑过。

终于到了四楼,看到4JJ的寝室号。大师兄许勇也看到我在寝室门口,就把我喊了进去。师兄问“你怎么来了?”我说“回寝室啊,交了住宿费还是要住一下。”师兄露出非常诧异的表情“这里不是你的寝室,你研究生早就毕业了,这里是上海复旦大学,我们在读博士。”我顿时大吃一惊。

天啦,这里是上海,我还以为是成都!我怎么会到上海?不是在成都么?仔细回忆起来,急忙打开手机航旅纵横APP,发现我确实昨天下午定了从成都赶到上海的高铁票,还定了一周后的回程票。太诡异了,使劲想了下,我确实研究生毕业十多年,怎么会迷迷糊糊的自己一个人坐着高铁来到上海复旦?突然想起来我昨天下午喝了一瓶啤酒,莫不是酒喝多了?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定了高铁票,来到了上海?

头皮发麻,面对一群博士生,非常尴尬,不知所措,我要立即买高铁票回成都,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I will run I will climb I will soar……”,熟悉的Dream it possible手机铃声响起,睁开惺忪的睡眼接电话,打完后才变得清醒,这是一个什么梦啊……同学李银超,导师舒惠荃也已去世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