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09-10-25): 昨天下午响石潭和大人前去成都交大后面的那个沃尔玛看自行车,刚到沃尔玛门口的时候我们就被一大群围成一团的人所吸引了。于是靠将过去~定睛一瞧~嘿~ 原来是中国联通在进行手机促销的哈,一个光头中年男士 more…

今天上午随缘去了文殊院,上一次走进文殊院已是3年前。文殊院始建于隋朝大业年间,初名信相,康熙帝御赐“空林”匾额一块,因此文殊院又名“空林堂”。戴好口罩,打开健康码,扫描场所码,测量体温,然后进入。一切如同往昔,还是那么多人,大家双手合一,双目凝视佛像,内心想着各自的所需所求。或许此刻,大家更应该放下放下,但凡有所求,便是贪嗔痴,不若放下,一切皆空。或许,放下也是一种执着。那就自自然,存在即合理。

关于几幅对联

文殊院里面的对联很多,而且非常有意境。比如,在三大士殿外,方鹤斋题曰:“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在大雄宝殿,破山祖师题曰,“悬佛日于中天光含大地,灿明珠于性海彩徹十方。”在说法堂,林则徐题曰,“山水之间有清契,林亭以外无世情。”在藏经楼有一副对联更是富含趣味又禅意满满,“双手把河山大地捏扁搓圆洒向虚空毫无色相,一口将先天祖气咀来嚼去吞进肚内放大光明。”

这里拓展下,说一说前面提到的破山祖师。破山祖师大家可能没听过,但有一句话一定听过。“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便和破山祖师有关,它的后半句是“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破山禅师号海明,俗姓蹇,名栋宇,字懒愚,是明末清初我国一位著名的佛门巨匠、诗人、书法家,是明末清初重要禅宗大师。话说明朝张献忠攻打成都时,在城外的庙里驻扎,不仅屠杀了大量的士兵、百姓,还强迫出家和尚吃肉。当时,四川地区的高僧破山祖师发起慈悲心,找到张献忠说:“只要你答应我不屠城,我就吃肉!”张献忠答应了,于是破山祖师一边吃,一边念着“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这句话。

关于玄奘舍利

文殊院宸经楼内供奉有一粒佛骨舍利,为上世纪20年代,蜀中大德能海上师朝礼印度菩提伽耶时,重庆西阳籍僧人佛金法师在菩提伽耶经管香火,佛金法师将其供养的佛骨舍利请能海上师带回文殊院供奉至今。2006年02月27日的一则报道还写道“2月26日,成都佛教界弘法参访团赴东亚三国巡礼圆满结束,乘飞机从泰国曼谷回到成都。文殊院从泰国迎请佛血舍利回院供奉,普天同庆,千余信众在文殊院山门外迎接,有的信众跪献鲜花,感叹此身能见佛陀真身。”

寺内宸经楼左侧供奉有玄奘法师顶骨舍利,系上世纪四十年代在南京报恩寺发现,因成都是玄奘法师出家后受戒之地,同时玄奘法师还在此生活过五年。由此殊胜因缘,从南京请回顶骨舍利一份供奉。1965年,玄奘顶骨来到成都文殊院。文革期间,文殊院前任方丈宽霖法师为保护顶骨终日将其缠在腰间,即便遭到迫害也忍耐保护,这才使顶骨至今无损。

1942年11月初,驻防在南京中华门外的高森隆介部队,在大报恩寺三藏殿遗址后上建造“稻禾神社”,挖地基时挖出一个石函,石函上刻有文字,记载玄奘顶骨辗转来宁迁葬的经过。由于玄奘大师的名声显著,各地均想迎请供奉,致其灵骨一分再分,飘零到国内外各地。1943年12月28日,玄奘顶骨舍利在“分送典礼”被分成三份,南京汪精卫政府、北京、日本各得一份。此后,汪伪政府决定在将玄奘顶骨舍利和石函重新安葬,初定于南京城南的普德寺,后改在玄武湖边的小九华山。

留存在南京的那一份舍利先是被一分为二,分别供奉在鸡鸣山下的汪伪政府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和小九华山(今天的南京玄奘寺所在),在山上建三藏塔供奉。伪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保管的那一份,在1949年后,一度辗转到位于中山门的南京博物馆;1953年,这份玄奘舍利被送到南京毗卢寺供奉;1963年,玄奘法师圆寂1300年纪念法会,这份舍利再次被迎请到栖霞寺供奉。文化大革命之初,南京市佛教协会将玄奘三藏顶骨舍利交由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保管,1973年,南京灵骨寺修复开放,设有玄奘法师纪念堂,遂将玄奘三藏顶骨舍利从南京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请回,供奉在灵谷寺佛牙塔中

北京迎请的那一份舍利,起初被供奉到中南海团城,后又被分成四份,一份供奉在天津大悲院,1957年转赠给印度总理尼赫鲁,被安放在那烂陀寺的玄奘纪念堂中;一份被供奉在北海观音殿,其后辗转被供奉在法济寺、法源寺,文化大革命时被毁;第三份则被供奉到成都文殊院;最后一份则被供奉到广州六榕寺,文化大革命时被毁

被日本请回的那份玄奘顶骨舍利,先是安奉在东京增芝上寺,后被移转到琦玉县的慈恩寺,1947年,日本佛教界在慈恩寺建塔供奉玄奘三藏舍利,1949年塔成并举行纳骨仪式。1955年,台湾中国佛教会向日本提出请求,将这份舍利分出一份,迎请到台湾供养。同年11月下旬分出的玄奘舍利迎请来台,被供奉在台北日月潭玄奘寺。

在日本的玄奘顶骨舍利又分了一份送给日本奈良新建的三藏院。以上是七份玄奘顶骨舍利的落处,第八份玄奘舍利供奉在台湾新竹市玄奘大学。它的来源于南京灵谷寺,是1998年9月25日迎请的。2003年11月21日,为纪念玄奘诞辰1400周年,西安大慈恩寺从南京灵谷寺迎请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安奉在新建的玄奘三藏院大遍觉堂。

综上所述,玄奘舍利是一分三,南京的那份又一分为二,北京的那份一分为四,日本的那分一份为二,南京灵谷寺那份再次一分为四,共被分为12次,除了两处被毁,现在还保存在南京玄奘寺、南京灵谷寺、成都文殊院、西安大慈恩寺、台北玄奘寺、新竹玄奘大学、日本琦玉县慈恩寺、日本奈良三藏院、印度那烂陀寺9个地方,供后人瞻仰。

关于南师舍利

文殊院与准提法有着深厚的渊源,准提法修行大德南怀瑾老师舍利子就供奉在文殊院的藏经阁内。南怀瑾(1918年3月18日—2012年9月29日)先生是中国当代文学家、教育家、中国正统文化传播者、学者、诗人、武术家、国学大师。历任台湾政治大学、台湾辅仁大学及中国文化大学教授。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时值抗日战争爆发后,20岁的南怀瑾只身入川,考入中央军校政治研究班第十期,毕业后返蜀执教进入中央军校军官教育队。这里的学校就是我之前说过的北校场西路的黄埔军校,详见青羊区北校场,尘封的黄埔军校一文。南怀瑾先生说“一个文人必须到过四川,一生才不会有遗憾。”王国平在访谈南怀瑾时候,有这么一段对话:

王国平:南先生在四川呆了很多年?

南怀瑾:我在四川呆了十年,主要在成都一带活动,先在灌县灵岩寺,然后又到峨眉山闭关。四川、重庆我都呆过,川西、川南、川东、川北都去了很多次。西康,云南、贵州的边境都是出土匪的地方,我还当过一段时间的土匪头子……

王国平:在四川生活这么多年,您怎么看待四川文化?

南怀瑾:四川文化一大景观就是,喝喝茶,打打麻将,摆摆龙门阵。

王国平:您怎么看四川人的性格?

南怀瑾:四川人非常讲义气,真痛快、真义气、真耿直,讲的袍哥大爷,讲的是:你哥子,我兄弟,你不吃,我怄气。四川人说话爱骂人,但是你骂他,他也会不生气。

王国平:您还记得四川方言吗?

南怀瑾:四川方言太有意思啦,四川人很幽默,而且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歇后语,连抬滑竿的都有一套。比如前面抬滑竿的师傅报一声:“天上一个亮”,后面的就说:“地下有个水凼凼”。前边的说:“左边立起大”,后边的说:“让它不要说话”。前边的说:“下下坡”,后边的说:“慢慢梭”,意思是下坡的时候,不能走快了,要慢慢儿地梭下去。比如叫花子要饭,遇到有狗对他叫,他就会说:“黄狗白犬你莫咬,你我前生命不好”,意思是,你叫什么,我们都是前生做了错事,我变叫花子,你变狗,都命苦。我以前记了一大本子四川人的歇后语。现在老了,都忘了。

四川人也喜欢民间文学,我们以前在川南乡下旅馆,幺店子,一碗豆花,一碗海椒,门口挂个旗帜:“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也有小二就会站在喊:“未晚先投二十八(宿),鸡鸣早看三十三(天)”的歇后语。哎呀,四川人太幽默了。还有人说:“半夜起来贼咬狗,拿个狗来打石头,从来不说颠倒话,阴沟踩到脚里头。”

王国平:摆龙门阵是四川的一大特色。

南怀瑾:四川人爱摆龙门阵啊。我在四川的很多老朋友,都会摆龙门阵,听的故事很多。青城山当时有一个传说中的神仙叫周凌宵,据说会飞剑,死了,他女儿还在。还有人告诉我:“我给你介绍一个师父,青城派的,姓徐。”那个师父叫徐庶,就是三国演义里的那个徐庶,我一听就不去了。那个时候流行飞剑,你们不要笑,剑术是一种很神秘的东西,川、康、渝一带这种神话非常多。当时还有人写信给蒋委员长,说日本飞机怕什么,只要学了“剑仙”的飞剑,就用飞剑把飞机射下来,日本鬼子就完了。抗战精神可嘉,乱七八糟迷信的神话也太多。

我有一个朋友原来在西康的,后来我在台北碰到了,他请我吃饭,我问他:“听说你每次给蒋先生写完报告后,一定要在信尾写上,又在哪里碰到一个神仙了,又在哪里碰到一个剑仙了,叫老头子采用,可以来打日本人的飞机。”他说:“有啊,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当然知道,你当时不就摆了龙门阵的嘛”。然后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说:“我怕蒋委员长‘忌才’啊,我以前写了很多报告,言必有中,蒋先生都言听计从啊,我就一定会在后面写一些怪话,表现得怪诞,这样我就安全了。”

四川有个大学者叫刘师亮,北京大学名教授,连谢无量都很佩服他。当时四川军阀乱杀人,俗话叫“乱剃头”,于是他写了一首剃头诗:“问道头可剃,人人都剃头,有头皆可剃,无剃不成头,剃自由他剃,头还是我头,且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意思是说:你要杀人,别人也就要杀你。

王国平:当时的中央军校在哪个位置?

南怀瑾:中央军校后门打开就是文殊院,我们当时就在武担山,山很小。我们教官住的地方就在皇城里头。中央军校真枪实弹不多。皇城一半是军校,一半是地方上的。

当时有很多老百姓都在想做皇帝。那一次,我当值星官,礼拜天,我带了十七八个学生值勤,看看没事,我就准备出去转转,他们说:“南教官,您忙您的,我们值就是了”。我就上街去了,到军校对面的街走了走,觉得没啥转头,就到其他街走一下,这个时候看到老百姓全部站在街两边,看热闹。五辆人力车拉着人正在街上飞快地跑,第一个人力车上高高地举了个杏黄旗,写了四个大字“替天行道”,后面车上红旗、绿旗飘。我问老百姓:“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回答说:“遂宁来的,想当皇帝,正攻皇城。”这一下,我赶快回皇城。

刚走到皇城门口,就看到五个人力车一直往皇城大殿冲。等一下,就听到枪响了。我问守卫的地方部队:“你们怎么开枪了?”回答说:“他们冲过我们的防线,我们就开枪了,先把人打死了再说,情况不明啊!”我进去一看,人都被打死了。干什么?想登上龙椅做皇帝。这一段的经历,给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再摆一个四川的龙门阵。有一天,我和袁老师一起到成都去喝茶,就在东门的牛市口。我们两个人边喝茶边摆龙门阵,谈佛论道。这时,旁边桌子上也坐了几个人在喝茶。突然,一个人站起来,一只脚踏在板凳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道:“狗日的,当年老子也是读过书的,后来家里穷啊,没有办法才学杀猪啊!那个猪杀死之后,就在猪腿上割一刀,用嘴巴对着刀口吹气,把猪吹胀,拿热水烫了之后才好刮毛,格老子我东一吹,西一吹,就把我一肚子的学问吹到猪肚子里去了。”你看四川人会不会骂人啊。袁老师听了,拿起一杯茶敬他说:“你哥子,骂得好!骂得好!”那个人说:“哦,我哪里是骂人哦,我讲的是真话!”

--------------------------------------

参考文献:

他是大唐帝国的国宝,舍身求法的僧人,圆寂后其遗骨却历经种种劫难 https://www.sohu.com/a/198171699_467442 

南怀瑾:一个文人必须到过四川,一生才不会有遗憾 http://www.scdfz.org.cn/bssz/szrw/content_2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