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志️(2012-11-15):昨天中午吃午饭的时间段到青羊区瑞星中路青羊区电视台那里拿了上次录制节目播出的光盘。上次节目电视上播放后有十多个患者在门诊的时候提高了那期节目,看来很多老百姓在关注青羊台,关注全科医生。晚上回来播放了一 more…

周六,多云,阵阵凉风从窗户边探进来,丝丝清爽。买了本《心安即是归处》,作者季羡林。翻看了五十页,言语简洁朴素,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冗长的排比,倒像是老者的絮絮叨叨,父母的苦口婆心。再一想,季老是语言大师,或许致臻致圣的语言就是大白话,就是每个人都能听懂的那些话,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真性情。书里提到了一首诗:

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关于活着

最近几年,我对这类时光飞逝的诗词特别敏感,这应该和个人体验有关。读书时候觉得一周好漫长,考试时候觉得两个小时好漫长,到如今反而觉得一年非常短暂,就像撕下日历的一页,轻轻松松,毫无察觉。窗外马路边的银杏叶已经有些发白,树下面掉落了许许多多的银杏果,散发着幽幽的臭味,类似食物腐败的臭气。这几天走在大街上,臭气间还夹杂有淡淡的芳香,那是桂花的香味,街边的桂花也盛开了。每每桂花盛开,就想到“八月桂花遍地开……”这首歌曲,这是儿时的歌曲,能够瞬间拉回到小学的时代,此刻身边的女儿,正是这个最好的年华。

单位办公室里我也悄悄养了一盆多肉,每每看到绿色,总觉得有种生命的活力,能够给办公的环境带来温暖和生机。之所以悄悄是因为院感要求不能在诊室摆放绿色植物,之前的绿萝等植物都被请了出去,唯独这个最不起眼的多肉我放在了一个无名的角落,或许这是心底那微弱的光,能够照亮前方。其实一个植物本没有这些意义,或许人总是要有所寄托,有所怀念吧,那天这棵多肉没了,那就换另外一个植物聊以慰藉,不留恋,不感怀。这周新的分管领导召开了首次公卫会,周四召开全院半年总结会,周五科室新任命了一名副主任,可谓是“万象更新”的一周。 

关于团队

这段时间一直期待通过变化,重新锻造我们这支团队。目前的团队模式和格局是在2017年调整的,转眼四年,已经不能够适应目前的工作需求,并且有些惰性和迟缓,需要变化,变则通,通则久。上个周末在思忖团队首席医生的模式,抛开首席医生,单就团队而言,我们是不是可以再深入一步。全科医生、中医医生、社区护士、公卫人员、上级医生、社区志愿者,六个人是不是可以组成一个更为完善的星级家庭医生团队?曾经我们也是这样组合过团队,后来逐步变成了一医一护的基本架构,现在是否再回首,让星级家庭医生团队再启程,更落地,可持续。

如果说,I have a dream,那么我想这个团队里面全科医生是核心,也是该团队的团队长,是团队的核心人员;中医医生能够为该团队管理的社区居民提供中医药服务,是这个团队中医工作技术负责人;社区护士协助团队医生完成重点人群健康管理工作;上级医生完成慢病人群双向转诊,疾病诊疗工作,是团队医疗技术的支撑;社区志愿者协助全科医生完成社区居民健康体检,疫苗接种等宣传工作。按照这个思维出发,家庭医生医生成员数量将会翻番,疾病诊疗及健康管理能力期待可以实现1+1>2,更好的做好社区居民签约工作。

关于命运

这段时间和大学的一个同学取得了联系……再看看身边周遭,人这一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过程,你永远无法猜测明天会是什么样,即便是已经过去的岁月,都是那么的恍然如梦。单就同学而言,有的结婚又离婚,有的工作再换工作,有的城市再换城市,有的变得敏感而焦虑不堪,有的变得压抑带有佛性,有的甚至已经离我们而去……谁都无法准确的预测未来,谁都无法永远的青春永驻,谁都无法一直飞黄腾达。芸芸众生,起起伏伏,有人逢迎溜须,有人正直坦率,有人随遇而安,有人忘情所以,各类相貌,各怀心绪,凑在了一起,组成了我们这个大千世界。

有人问我,你相信命运吗?我淡淡的笑了笑,为什么需要谈论信与不信呢?过好当下的此刻不好么?又何必自寻烦恼,去思考这个缥缈而去无解的问题,倒不如自在逍遥,悦享当下。大抵人这辈子,最需要的便是真实而坦然。笑着面对变化,只有在不断的变化中,才能够所有进步和提升,一潭死水,那是绝无意义的。回到《归处即是心安》这本书,生命本来没有名字,“如果人生真有意义与价值的话,其意义与价值就在于对人类发展的承上启下、承前启后的责任感”,本着这样的初心,我们的视野会更开阔一些,不至于昏昏沉沉,浑浑噩噩,不至于等到了骨灰盒,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活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