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的学习笔记

端午第二天,昨天24小时值班,上午九点到家。吃过早饭,Coco妈妈给我针刺睛明穴,十点左右睡觉,下午快一点起来,把浓浓的劳累给统统睡过去。下午对着电脑发呆,把《十日游戏》给看完了,之前看了《隐秘的角落》,迷雾系列都挺好看。

昨天值班整理办公桌,翻到大学二年级暑假跟师门诊时候的笔记。2004年,刚好20岁,回想一下是多么美好的岁月。较之现在,2004年的我,笔记写的非常认真。每一个患者的病情,处方以及后续复诊情况都完完整整的予以记录,静心的日子。

现在很难有这种心境去潜心就某一个药物,某一个疾病进行深入学习,曾经很多年都想的是这辈子要做一名优秀的中医医生。而实际上工作后,和中医渐行渐远,日常各项管理事务逐渐增多。时光荏苒,回顾大学本科的那段时光,简单充实难忘。


杂记,今年不好过

今年真的不好过,各个行业似乎都青黄不接,大家异常亢奋的活在每一天中,追逐着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这段时间博客里面也是草草记录几句,缺少冷静思考和整理。让日子被各种事情推着走的时候,似乎人生的法条被扭紧了,动弹不得而又异常不自在。上周完成了视频的摄制,周四确认了配音的样音,等着下周端午节前出样稿,拍摄视频就可以暂告一段落。

这周抗疫工作尤其是居家医学观察骤然加紧,主要是针对北京中风险地区抵蓉人员的居家医学观察数量增多。酒店集中隔离方面也把六月底的所有24小时值班医生班次进行了安排。下周随着急诊科独立运行,全科排班随之调整,改变十多年排班的重要时刻。


理发

2020年6月6日,快三个星期没有记录。这段时间开始攀登忙碌的巅峰,八点到医院,晚上十点过回家,几次回家时候孩子都睡着了。晚上理发,附近两家快剪店,其中一家五月份停业,剩下一家客流量较多。前面排了四个人,等了十多分钟。

很多行业不景气,楼下服装店春节后再没开过门。那家停业的理发店,我已经理了快四年。以前小时候都父亲用手动推子给我理发,每次一边理发一边端详着是不是头发理圆了,不能长的长短的短,不齐整。

最怕的就是被推子夹住头发,钻心的疼,后来长大一些知道电推子,这个不夹头发。高中时候开始去理发店,每次都理的是平头,那种蜜獾平头哥的发型。从初中开始就逐步由白头发了,高三毕业时候已经达到顶峰,白发估计占了三分之一强。


热浪成都,风在动,云在漂

上周值班,下午夜休。今天成都出奇的热,已经达到37℃,树叶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我沿着江汉路走到人民中路,在天府广场走了一圈后沿着西御街到东城根南街、上街、中街、下街,及至万和路。前后一个多小时,洋洋洒洒一万步。天空格外的静,宁静的静。

静的能够感受到风起云涌的美,诺大的天空上云彩一丝一丝,被风儿牵拉着撒着欢儿的肆意飞驰。站在天府广场,目之所及,空空荡荡。唯有风在动,云在漂,岁月在更迭。想到这句话: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得力。


黑压压的,心有余悸

第一部分:缘起

5月3日晚上回到市区,凌晨三点左右听到房间里面滋啦滋啦的声音。Coco妈妈第一反应是不是孩子进来恶作剧,于是喊了孩子名字,滋啦的声音立即停止了。开灯,查看。孩子在自己床上睡的好好的,压根就没有醒来。翻看了房间里面的柜子,恰好有一个塑料口袋,心想估计是这个袋子的声音吧。楼下大马路不时有车辆驶过,轰隆隆,呜啦啦,基本就没有再入眠。

第二部分:惊魂

5月4日晚上11点过,孩子已经入睡。回到房间后,刚关灯。再次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我和Coco妈妈屏住呼吸,静听着房间的一切。突然,看到一个大翅膀从打印机飞到柜子上。我心想,是不是一个大飞蛾呢,老家俗称“翅公公”。开灯,却找不到这只飞蛾。环视,突然在空调旁边看到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头。手机拍照放大,尼玛是一只蝙蝠,心头瞬间紧到极点。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蝙蝠,上次听到这两个字还是冠状病毒初期,华南海鲜市场。小时候对蝙蝠的印象就是青翼蝠王韦一笑,闭上眼都能想起那黑黑的大翅膀,噩梦啊。在家里看到蝙蝠,内心几多惶恐。即便是此刻敲打键盘记录这件事,我都有些汗毛树立,冷飕飕的感觉。急忙找来晾衣杆,窗户开到最大,对准蝙蝠的位置,敲打了几下,蝙蝠居然纹丝不动。


增加“运动”分类

五一第三天,昨天下午调整并增加了博客分类。很多时候,博客记录就是真实自我的体现,不知不觉这里变成了工作为核心,所谓思考也是源于工作。显然,这种状态是有偏颇的。一个完整合理的状态下,不能只有工作。而要做好工作,也需要跳出工作看工作。

增加“运动”分类,调整“思考”到“生活”下,将“学习”修改为“读书”。整体顺序进行了调整,依次为:读书、运动、生活、工作。再过三年多便是四十岁,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出现身体发福。想着读书时候怎么吃都不胖,而现在怎么少都要胖。或许,人体如乌龟,年纪越大代谢越慢。

上班时候坐着弯腰对着电脑,一个上午不挪屁股的处理各种事务;下班路上弯腰看着手机,匆匆走过街边或宽或窄的路沿;晚上回家要么弓着背抬着头看着电视,要么侧着身蜷着腿,一手托举看着手机。这是多么糟糕的生活状态,纵然偶尔拿起书本翻阅,也是蜻蜓点水,聊以慰藉。


会心一笑,不一样的烟火

疫情之下,依然忙碌。医院内部各项防控这几天继续强化,预检分诊、预约挂号、诊前必问……这周去了两所学校进行开学复课督查,其中一个是小学。这是一所私立小学,看着学校里面俏皮的花车,教室门上贴的卡通版漫画,不禁会心一笑,想到了自己孩子读幼小衔接班时候的样子。

周末回家孩子养的蚕宝宝又长大了一截。上周刚开始养的时候,我妈说她就没见过我把蚕养活过。我争辩道:不是的,我以前读小学时候可是把蚕养成蛾子,还产卵了呢。这周回去,妈妈说,她问了弟弟,弟弟也明确说他以前和我把蚕养大了的。不禁会心一笑,每个人的童年总会有一些父母不知道小秘密。

看到孩子放在桌子上面的一些画作,六七岁的时候学了国画、水粉画,后来这些都停止了学习。每天忙碌于各类语数外兴趣班,正在感叹现在孩子童年不易的时候,突然翻看到一幅画,画的是抗击疫情的医生护士,众志成城消灭新冠病毒,不禁会心一笑。孩子长大了,开始懂事了,画就是她的小世界。


世间再无响石潭

无数次想到响石潭走一走,始终未能遂愿。之前写了响石潭相关文字,但都是他人文章记述,响石潭何种景象?只能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昨夜刷到“相约草原”抖音,乡党非常详细的用视频记录响石潭现状,走访附近居民,乃至响石潭水流源头,牛鼻窟窿泉。

大喜,刷完同乡抖音已是凌晨3点,难以抑制心中激动。附近居民讲述:响石潭发源地就是石泉,牛鼻窟窿水从小河经过,小河下去是交口河。泔河和小河交汇,所以叫交口河……上石村里有个大石潭,水流经过时候好看的很,现在毁坏了……石潭公社也是根据响石潭起名的。”


清明节 全国哀悼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清明节,全国哀悼。悼念逝去的每一个人,抗击疫情的勇士,我们的亲人……

在疫情面前,每一个医护人员挺身而出,大家不计较个人生死,勇敢的走向前。很多时候,人活的就是一股精气神,一种气节和力量。基层医护人员也是如此,虽然我们没有和确诊患者接触,没有实实在在的为确诊患者进行诊疗工作。然而,社区防控,有我们在。春节至今,我们的工作重点随着疫情变化而变化。

社区排查:1月底强化发热诊室 ,湖北抵蓉人员社区排查;高速公路,交通要道排查,落实发热患者社区排查及转诊。

健康管理:1月低至今开展社区高血压、糖尿病等重点人群健康管理,进行长处方,强化分时段预约及一人一诊室。

医学观察:2月开始湖北低蓉人员居家医学观察,随后扩大多省份,3月开始境外抵蓉人员居家,进而集中医学观察。

健康证明:2月开始外出务工人员健康证明办理,天府健康通办理,3月份开展全国行程码,防疫码办理。

密接管理:2月开始疑似及确诊患者密接居家医学观察,进而转运至指定地点,集中医学观察。

学校复课:3月开始学校复课防控应急演练,学校防控知识健康培训,4月开始学校复课晨检、午检。


大年初一,带着口罩过春节

大年初一,蓉城,多云。今天街道清静,三三两两车子驶过,声音分外清楚。估计很多人和我一样,初一宅在家里。中午戴着口罩去了永辉超市,采购这几天的干粮。超市里面人也比较稀少,2020春节,不一样的年。

今天四川省已经有28例确诊患者,青羊区也有一例。成都很多博物馆和景点关闭。虽然没有在岗,每天还是会接到几个电话,随时待命,随时相应。超市里蒜薹一斤快要五十元,贵。买了一些蔬菜后,晒着太阳,走回家。路上每个人都带着口罩。

昨天的春节联欢晚会从头看到尾,很多熟悉的面孔没有再出现,比如冯巩、蔡明、潘长江……总觉得缺少些什么,似乎看到他们才是真正的春节联欢晚会。杨紫、易烊千玺、张天爱……突然觉得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另一代人。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更比一代强,这就是滚滚的历史。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