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

2020年6月6日,快三个星期没有记录。这段时间开始攀登忙碌的巅峰,八点到医院,晚上十点过回家,几次回家时候孩子都睡着了。晚上理发,附近两家快剪店,其中一家五月份停业,剩下一家客流量较多。前面排了四个人,等了十多分钟。

很多行业不景气,楼下服装店春节后再没开过门。那家停业的理发店,我已经理了快四年。以前小时候都父亲用手动推子给我理发,每次一边理发一边端详着是不是头发理圆了,不能长的长短的短,不齐整。

最怕的就是被推子夹住头发,钻心的疼,后来长大一些知道电推子,这个不夹头发。高中时候开始去理发店,每次都理的是平头,那种蜜獾平头哥的发型。从初中开始就逐步由白头发了,高三毕业时候已经达到顶峰,白发估计占了三分之一强。


热浪成都,风在动,云在漂

上周值班,下午夜休。今天成都出奇的热,已经达到37℃,树叶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我沿着江汉路走到人民中路,在天府广场走了一圈后沿着西御街到东城根南街、上街、中街、下街,及至万和路。前后一个多小时,洋洋洒洒一万步。天空格外的静,宁静的静。

静的能够感受到风起云涌的美,诺大的天空上云彩一丝一丝,被风儿牵拉着撒着欢儿的肆意飞驰。站在天府广场,目之所及,空空荡荡。唯有风在动,云在漂,岁月在更迭。想到这句话:

青天白日的节义,自暗室屋漏中培来。旋乾转坤的经纶,自临深履薄处得力。


涵容是处人第一法

周日,此刻脖子有些酸胀,需要出去走一走。这段时间抗击疫情工作持续推进,强化院内防控,居家医学观察数量相对减少很多。节前至今,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今年等级医院的评审,我负责门诊这一块。一直以来的忙忙碌碌,确乎有些抽丝剥茧,渐进明了。天热,发长,需理。

今天把《格言联璧》存养类学习了一遍,这本小书从去年至今,读了大半年。断断续续,有时候读着读着便觉乏味,然而过段时间再次翻阅又深深感觉到欣喜,乃至于不断点头。时空穿梭,人性从未改变。现实中的是是非非,总能从书中找到对应的话语,方知自古皆然,然后哈哈一笑。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安详是处事第一法,涵容是处人第一法,洒脱是养心第一法。

很多时候,不知进退,遇事燥急,包容不足而又心中杂乱。怒是猛虎,欲是深渊,宜静默,宜从容,宜谨严,宜俭约。需要每天放置案头细细品读,烦恼之时诵读,喜悦之时诵读,愤怒之时诵读,困惑之时诵读,涤化心灵,给自己开一扇窗。静能制动,沉能制浮,宽能制褊,缓能制急。


陪着你到江湖,往事不必紧张

2020年5月12日,又是一年512。对于一名医务人员来说今天是护士节,对于一个四川人来说今天是汶川大地震的日子,不管如何,今天是特别的一天。凌晨零点,我给科室所有的护士送去祝福:

致敬最可爱的你们!

今天是护士节,祝福大家节日快乐。2020,非同寻常的一年,感恩大家的付出与坚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段时间,这一群最可爱的弱女子,撑起了抗击疫情半边天。不管是高速路口排查、居家医学观察,抑或预检分诊、外出务工健康证明办理,再或境外来蓉集中医学观察,机场海关排查等,处处都有着家庭医生团队护士的身影,她们默默坚守在自己岗位,时刻冲锋在抗击疫情最前沿。


黑压压的,心有余悸

第一部分:缘起

5月3日晚上回到市区,凌晨三点左右听到房间里面滋啦滋啦的声音。Coco妈妈第一反应是不是孩子进来恶作剧,于是喊了孩子名字,滋啦的声音立即停止了。开灯,查看。孩子在自己床上睡的好好的,压根就没有醒来。翻看了房间里面的柜子,恰好有一个塑料口袋,心想估计是这个袋子的声音吧。楼下大马路不时有车辆驶过,轰隆隆,呜啦啦,基本就没有再入眠。

第二部分:惊魂

5月4日晚上11点过,孩子已经入睡。回到房间后,刚关灯。再次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我和Coco妈妈屏住呼吸,静听着房间的一切。突然,看到一个大翅膀从打印机飞到柜子上。我心想,是不是一个大飞蛾呢,老家俗称“翅公公”。开灯,却找不到这只飞蛾。环视,突然在空调旁边看到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头。手机拍照放大,尼玛是一只蝙蝠,心头瞬间紧到极点。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蝙蝠,上次听到这两个字还是冠状病毒初期,华南海鲜市场。小时候对蝙蝠的印象就是青翼蝠王韦一笑,闭上眼都能想起那黑黑的大翅膀,噩梦啊。在家里看到蝙蝠,内心几多惶恐。即便是此刻敲打键盘记录这件事,我都有些汗毛树立,冷飕飕的感觉。急忙找来晾衣杆,窗户开到最大,对准蝙蝠的位置,敲打了几下,蝙蝠居然纹丝不动。


增加“运动”分类

五一第三天,昨天下午调整并增加了博客分类。很多时候,博客记录就是真实自我的体现,不知不觉这里变成了工作为核心,所谓思考也是源于工作。显然,这种状态是有偏颇的。一个完整合理的状态下,不能只有工作。而要做好工作,也需要跳出工作看工作。

增加“运动”分类,调整“思考”到“生活”下,将“学习”修改为“读书”。整体顺序进行了调整,依次为:读书、运动、生活、工作。再过三年多便是四十岁,这个年龄已经开始出现身体发福。想着读书时候怎么吃都不胖,而现在怎么少都要胖。或许,人体如乌龟,年纪越大代谢越慢。

上班时候坐着弯腰对着电脑,一个上午不挪屁股的处理各种事务;下班路上弯腰看着手机,匆匆走过街边或宽或窄的路沿;晚上回家要么弓着背抬着头看着电视,要么侧着身蜷着腿,一手托举看着手机。这是多么糟糕的生活状态,纵然偶尔拿起书本翻阅,也是蜻蜓点水,聊以慰藉。


知足常乐,能忍自安

五月启程,说好的五月第一天彻彻底底的睡个懒觉,结果还是照常醒来,一切都已经是自然而然的生物钟。

这段时间跟着孩子一起养蚕,回到童年时光。生命或许如蚕,一直在扭曲的运动,一切的蜕变都是生命的旅程,一切的沧桑都离不开吃喝拉撒睡,或许这才是生命的本源。所谓意义,就是在身边芸芸众生中的差异性,但不管如何,殊途同归。脱掉一层层稚嫩的皮,作茧自缚,默默死去……

前几天看到这么一句话,很是在理:

做本色人,说根心话,干近情事。

做真正的我,说自己心里的话,做合乎情理的事。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要有理也要有情。一味的按照理论规则行事,缺乏情上面的沟通与理解,那么往往会潜藏起来很大的祸患。工作生活我们需要一根筋,也需要灵活权变。执拗者福轻,而圆通之人其福必厚;急躁者寿夭,而宽宏之士其寿必长。


庄周梦蝶,匆匆皆过客

周六,休一天。似乎已经习惯了疫情期间的忙碌,每天下班后必然要加班两个小时左右,甚或更久。这种工作效率是有问题的,虽然工作本身忙,但天天如此,难以为继。面对纷扰芜杂,很多时候需要“以耐事了天下之多事,以无心息天下之争心。”心境的修炼,终身的功课。

看看现在国内国际环境,看看疫情下的芸芸众生,恍惚间千百年来人还是那些人,事还是那些事,只是环境变了,主人公变了,然剧情依然如此。有人宽厚、有人精明;有人喜闻人过、有人乐道己善;有人带有戾气,有人充满妄气;有人持身皎洁,有人出世分明;有人是杨修,有人是许攸。

时常在想,各种分子粒子组成的你我,真真就是姻缘聚合的个体,因聚合而形成不同的精气神。因消散,而再次聚合为世间万物。有生有死,死去元知万事空,化作泥土滋养大地,化生万物。一切的万事万物,即便是空气,即便是山石,抑或是花草,本质或许一样。


会心一笑,不一样的烟火

疫情之下,依然忙碌。医院内部各项防控这几天继续强化,预检分诊、预约挂号、诊前必问……这周去了两所学校进行开学复课督查,其中一个是小学。这是一所私立小学,看着学校里面俏皮的花车,教室门上贴的卡通版漫画,不禁会心一笑,想到了自己孩子读幼小衔接班时候的样子。

周末回家孩子养的蚕宝宝又长大了一截。上周刚开始养的时候,我妈说她就没见过我把蚕养活过。我争辩道:不是的,我以前读小学时候可是把蚕养成蛾子,还产卵了呢。这周回去,妈妈说,她问了弟弟,弟弟也明确说他以前和我把蚕养大了的。不禁会心一笑,每个人的童年总会有一些父母不知道小秘密。

看到孩子放在桌子上面的一些画作,六七岁的时候学了国画、水粉画,后来这些都停止了学习。每天忙碌于各类语数外兴趣班,正在感叹现在孩子童年不易的时候,突然翻看到一幅画,画的是抗击疫情的医生护士,众志成城消灭新冠病毒,不禁会心一笑。孩子长大了,开始懂事了,画就是她的小世界。


世间再无响石潭

无数次想到响石潭走一走,始终未能遂愿。之前写了响石潭相关文字,但都是他人文章记述,响石潭何种景象?只能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昨夜刷到“相约草原”抖音,乡党非常详细的用视频记录响石潭现状,走访附近居民,乃至响石潭水流源头,牛鼻窟窿泉。

大喜,刷完同乡抖音已是凌晨3点,难以抑制心中激动。附近居民讲述:响石潭发源地就是石泉,牛鼻窟窿水从小河经过,小河下去是交口河。泔河和小河交汇,所以叫交口河……上石村里有个大石潭,水流经过时候好看的很,现在毁坏了……石潭公社也是根据响石潭起名的。”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