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不一样的本命年

2019年已落下帷幕,2020年初第一件事,更换程序到zblogphp,全新的一个时代到来。感谢留言评论的亲们,给了我更换程序的勇气和动力。更换后网站速度明显提升,评论也没有那么卡卡卡,遗憾的是没有相册,需要图片的时候只有在文章里去找。

这是昨天在宽窄巷子拍的一张照片,或许这正是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看佛其实就是看自己,就是观照自己的内心。回顾2019年,不管是工作、生活、孩子教育或者个人成长,这一年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2019确实算得上是曲折坎坷的本命年,值得回味。


张国维,创建灯笼街联合诊所的牛人

晚上原本翻看《醴泉县志》,无意中发现全国的地方志网上都有公开的电子版,于是找到了《成都市西城区志》,较之以前购买的《成都市西城区卫生志》一书,《成都市西城区志》关于卫生方面内容非常少。涉及到西城区红十字医院的就一段话,讲了历史沿革及现状。

成都市西城区红十字医院位于灯笼街。1956年5月,由个体开业医生联合组建灯笼街联合诊所,人员13人。1964年更名灯笼街联合诊所,1978年改为新华西路医院,1981年更名为“西城区红十字医院 ",1987年8月在琴台路设立分院。1990年火车北站医院并入。

占地面积1333 平方米,建筑面积2560平方米,有职工144人,其中医技人员109 人(副高级职称1人,中级职称20人),设有临床科室11个,病床116张,年门诊量75821人次,年住院量3576人次。

这近30年前的数据,1990年跨越到2020年,30年沧海桑田,岁月更迭。医院创始阶段,最常提到的就是“卫仲康、张国维等12位开业医生,自筹资金,自带家具创立”。在《成都市西城区卫生志》里面可以看到第一任的灯笼街联合诊所主任便是卫仲康。


健康是福

2019年还有两天,即将迎来2020年。这周一个字:忙,单位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请了一天半的假期,照顾住院的Coco妈妈。年初,希望2019年走出舒适区,结果全年处于“不舒适”区,不断蜕变,愈加坚韧。

这是Coco妈妈第五次住院,第一次是Coco出生,此后四次都是因为子宫肌瘤住院。做人难,做女人更难。现实就是如此,能做的只有面对。在手术室外等了6个小时,这期间内心百感交集,既紧张惶恐又希冀憧憬。

不可名状似相识, 心绪烦乱无尾首。 手术室外人如织, 谁家欢喜谁家愁。


独立博客十一年,一切历史,都在脚下

时间时间像飞鸟……滴答滴答向前跑……

脑海浮现Coco幼儿园毕业的情形,小朋友们欢欢喜喜,无忧无虑唱啊,跳啊。转眼,三年级第一学期期末。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小时候无忧因为无知,长大后忧愁同样因为无知。博客十一年,无知。

独立博客十一年,每每品读以前文字,总觉得在看别人故事,主人公如此无知。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自己缺乏淡然和磅礴。《一看就停不下来的中国史》有这么一句话:

历史,不过是构建于时间维度上的现实。现实,不过是古老历史的重新解读。

于古人,我们是未来。但于未来而言,我们久已作古。我们自身就是历史,此前曾在先祖身上涌流过的血,奔腾的激情,承受过的苦伤,体验过的欢愉,在我们身上丝丝如历,刻骨铭心。


致敬三十六岁

这周度过36岁生日,跨入37岁。耳畔一直回想四十不惑的乐章。独立博客满十一岁,这周给主机续费十年,缴费到2031年。

过去的一岁,最主要的增长要算体重了。曾经一度体重指数直逼24,差点跨入超重的行列。三十五到三十六这一年,工作和生活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心也似乎变得平静下来。用三个词语来回看,生死、关注以及变化。

生死:这一岁,舒老师岳父相继辞世,大妈也已逝去整三年。突然对生死有了不一样的感知,正如《佛性》所讲,一切都是空。渐渐的,我们都应该听从内心良知的召唤,好好生活。关注放逐已久的内心,或许有朝一日就会明白,我们所追逐的东西,十有八九毫无意义。


张开嘴巴,尽情打哈欠

昨天信步成都大街小巷,依然满眼的银杏叶。估计再过几天就都雨打风吹去了。特意拍了一个近景的黄绿色,总觉得生活中要有土黄色的浑厚,也要有新绿色的鲜活。这段时间,工作开始进入加倍的忙忙忙当中,除了面对还是面的。给工作也配置一个云加速,动起来!

沿着中同仁路往下走,市妇幼保健院斜对面有一块厚厚砖墙砌成的防空洞。曾是四川省防空指挥部:

抗日战争时期成都遭日本侵略者轰炸31次,共计死1762人,伤3575人。为了对付日军的空袭,在这里的城墙中修建了约170平方米的防空洞,现在是城墙遗址保存。

上一次去枣子巷比较匆忙,这次仔细阅览。社会主义学院外墙上有近代成都名医介绍,其中有成都中医药大学首任校长李斯炽。30年代初期,国民党政府扼杀中医,推动“废止中医提案”,李斯炽倡导并组建医药学术团体,创办国医学院,为中医事业做出重要贡献。


此刻成都,一种淡淡的美好抚触心头

此刻的成都,分外妖娆。走在成都大街小巷,处处银杏闪耀着靓丽的黄色,满城尽带黄金甲,醉喜这种黄绿黄绿的颜色。锦里西路,马路两边都是银杏树,人行道上面铺满了银杏叶。一阵风吹来,银杏叶纷纷扬扬,半空中兜个圈儿,落到地上。

马路对面,几个年轻人正架起相机,记录这美好时光。车辆匆匆,驶过童话般长廊,畅游谁问金光道,铺锦可知一寸丹?径直来到百花潭,喜欢紫红、橙黄加上砖红色组合,层次分明而又不失纯真感,一种淡淡的美好抚触心头。


共同品鉴,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寄来的“猪肉”

刚接到顺丰电话,让下楼去取快递。很久没有剁手了,大脑快速搜索ing……看到诺大的一个箱子,拿回家后想徒手暴力拆开。无奈,粘的太严实,徒手失败,只好借助工具强拆。好不容易撕开胶布,打开箱子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块超级大的泡沫,陡增神秘感。

取走泡沫,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几个鎏金大字进入视野。心中窃喜,莫非是协会公众号上面说的年末猪肉到了,掂量这箱子少说也有几斤重啊。使出浑身气力把这个大大的紫红色盒子请了出来,包装这么严丝合缝,是猪肉?猪肝?或者是香肠腊肉?春节不用买肉了。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上午孩子上完国学课,回家路上看到一位大爷写《劝学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孩子很好奇的盯着爷爷写字,爷爷让她拿起笔也试着写了几个字。下图是孩子刚拿起笔,准备写字,地上的字是爷爷之前写的。

写着无意,观着有心。今天是11月最后一天,剩下最后一个月,2019年就要说拜拜。对我们来说,每天都应该“正是男儿读书时”。这周成都破天荒的出了几个小时太阳,成都冬天就是乌云、阴天、小雨、刮风交替的日子。若有太阳,就会发现朋友圈里沸腾。


岁末,每天都很扎实,支部共建,提升业务能力

转眼,又一周。2019年只剩下38天。此刻回首2019年,显然有着几多苍白。岁末,需要继续加油,让2019年丰满而灵动起来。

这周最喜悦的莫过于感冒好了,每天蹦蹦跳跳达到一万步。周二到草堂开健康教育会,会后经枣子巷。这里重点打造中医文化街,带着100%希望而去,几多失望。满大街枣子树没有了,留下钢铁水泥。街边店铺基本还是以前铺面,只是换了一件外衣,倒像是旧城改造。


‹‹123456789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