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闭门羹到院落“明星” 她是居民最贴心的“家庭医生”(成都商报)

响石潭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们管理着123条街道、312个院落、5.2万户居民、15.5万人的健康。蔡正华带领的团队则管理着特殊疾病门诊7000多人,即使住院,她都总是拿着手机,因为这是她的“服务热线”。

1993年,从医学院毕业的蔡正华放弃在大医院就职的机会,自愿选择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2005年,她成为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与同事们在西部地区率先组建起家庭医生团队,她成为第一任队长。

起初,居民的不信任,使这项工作开展起来困难重重,他们一遍遍敲门,一遍遍解释,尽心尽责地诊疗,最终赢得居民们的信任。这些年来,一点一滴的贴心服务,蔡正华和她的团队守护着一方居民的健康……

最初不被理解 居民们担心他们是骗子

2004年,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们整体转型,不再坐门诊等病人,而是主动出击做社区卫生服务。

向居民宣传社区医生的定位,建立健康档案,收集健康信息,进行健康管理……蔡正华回忆,2005年,她和同事们开始花大力气跑院落,基本一半时间都在院落里。

与医生们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居民的戒心和不信任。蔡正华非常理解当时居民们的想法,“对于不认识的人,有戒心是正常的”。居民们担心他们是骗子,或是推销药品的。因为这种不理解,蔡正华遭遇过白眼,受过奚落,但她和同事们始终锲而不舍。


中医医师将是家庭医生团队“标配”(成都日报)

响石潭截至2016年底,全市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00%建成中医馆,基层中医药服务量达47.68%。这意味着,在每100个去基层医院看病的人里,有47人会选择中医。近日,记者走访我市多家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有等级的综合性医院或专科医院发现,中医科门前几乎都挤满了前来就诊的市民,名中医更是一号难求。

中医为何受市民青睐?市卫计委中医处相关负责人说:“中医药文化底蕴深厚,居民已经形成了信中医、看中医的习惯;另一方面,随着各类慢病和亚健康高发,中医的作用愈发凸显。因此,我市不断采取措施推动中医药事业、产业和健康服务业联动发展,建立成都特色的 市县乡村 四级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今后,中医药的服务量将进一步扩大。”

建设“两馆一角”

方便市民寻医问药

位于红星路的“成都中医名医馆”把名中医集中在一起,有效地整合了资源,方便了市民看病就诊,有着“看西医到华西,看中医到名医馆”的口碑。

构建“市县乡村”四级中医药一体化服务体系,加强名医馆、中医馆、中医角“两馆一角”建设,首要任务就是要做大做强市县中医院名医馆。支持医师多点执业,鼓励名中医到基层服务,加大名中医引进力度,发挥他们在中医药服务、人才培养等方面的作用。

在此基础上,成都持续开展基层医疗机构设施设备提升工作,加大中医馆标准化、规范化建设,预计今年底将完成100个示范中医馆建设,3年内实现全市中医馆100%提档升级。

同时,筑牢中医药服务网底中医角。在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完善中医设施设备配置并在基层医疗机构养老中心、社区日间养老照料中心、家庭医生服务站等开辟“中医角”,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得到中医药服务。

每个家庭医生团队

将配一名中医师

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服务新华西路和少城两个行政街道,服务人口15.5万。目前,中心在职中医药人员有36人,保证了每一个家庭医生团队都配有一名中医全科医生和中医康复医生。他们开展社区常见病、多发病的中西医诊疗服务,将进入恢复期的患者交回家庭医生团队手中,通过体质辨识、健康预防保健服务和中医适宜性技术等方法提高居民健康管理效果。

据该中心负责人介绍,中心会及时针对社区居民健康需求和关注度高的问题开展养生保健专题讲座,例如传染病防治、预防呼吸系统不适、小儿防病喂养等等,将中医药知识融入其中,受到市民欢迎。

推进医改工作,落实分级诊疗制度,关键在于引导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为了更好地发挥中医药服务在其中的特色和优势,我市充分利用驻蓉省级中医医院的优质资源,推进多种形式的中医医联体建设。创新“中医区域指导中心”建设,以三级中医医院为核心,分片区成立6个“中医区域指导中心”,鼓励和引导优质中医医疗资源纵向流动和横向联系,推动中医药人员“下沉、上挂”。推进城乡中医药服务均衡化、同质化,逐渐实现每个家庭医生团队中都有一名能够提供中医药服务的医师。


公卫+医疗 让家庭医生更深入居民心(四川新闻网)

响石潭四川新闻网成都5月19日讯(记者 张静 黄伟)青羊区新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我省首家由公立二级综合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整体转型而来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它有规范的住院部和先进的医疗检查设备。中心现有在职职工230人,其中卫技人员201人,中高级职称73人,家庭医生团队已组建15个,全科医生有60多名。

陈锐就是该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今年33岁的他大学本科读的就是全科医学,而研究生则是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学习的中西医结合。说起为何选择到社区服务中心来当一名全科医生,陈锐说:“我们经常接触到一些患了慢病的老人,比如糖尿病患者,一般都到了晚期,肢体开始溃烂了才来治疗,就太迟了。他们如果早期接受家庭医生的管理,定期接受针对性的检查和治疗,他们的病情不会发展成那样。所以,2010年,我选择来到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服务中心,这里可以提供内涵丰富的公共卫生服务,更有技术可靠的基本医疗服务。”

创新社区健康管理,推行“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模式

陈锐介绍说,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从2004年就开始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建设,2007年在全省率先推行由家庭医生、社区护士、防保医师组成的“家庭医生团队”服务模式,每个团队深入居民院落,实行“网格化分片管理”,为辖区老年人、慢病人群、育龄妇女、儿童、残疾人等重点人群开展疾病筛查、慢性病管理、妇幼保健、健康促进、双向转诊等主动式连续性健康管理服务。

运用“治未病”理念,构建中西结合健康管理模式

家庭医生团队不仅配备中医全科医师,还形成了中医科和家庭医生团队的中西医健康管理服务二级架构。家庭医生团队在中医科专业技术指导下,运用“治未病”理论在社区开展“三级预防”工作,运用中医汤剂、膏方、药膳、敷贴、针灸、刮痧、拔罐、熏蒸、推拿等中医药适宜技术,为居民提供健康调理、养生保健和疾病诊疗服务。


家庭医生签约意愿:医患要同提高(健康报)

响石潭当前我国已经初步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配套政策,但要让这些政策能够为全民共享,还需在运转机制上加强探索,共同提高老百姓与家庭医生的签约意愿。

政策落地还差“最后一公里”

“要真正做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至少有两个决定因素不容忽视:一是患者的意愿,二是医生的意愿。患者有意愿,至少要确保签约服务包有足够的吸引力,比如签约者可享受转诊到大医院看专家门诊、检查、住院等绿色通道;老年生活不能自理患者可享受上门服务;稳定的慢病患者可享受长处方、延处方并按基层比例报销等优惠措施,否则患者对签约就不会感兴趣。”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司社区卫生处处长鄂啟顺提出,签约服务重心放在营造有利于签约服务实施的政策环境上,把考核重心放在重质量、重效果、重百姓获得感,而不是搞突击、重数量上。

受限于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水平及医疗卫生资源的配置情况,许多地方当前开展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主要内容是提供免费公共卫生服务为主的健康管理服务,还不足以满足大多数居民的需求。同时,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作为一个新兴事物,老百姓对其服务模式、内容、流程等还不熟悉,在社区、农村推广该服务时,就存在很多居民对其不理解的情况。

另一方面,据统计,截至去年年底,全国累计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20.9万名,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所需的人才需求仍存在差距。建设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还需打通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

打开家庭医生收入“天花板”

在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少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陈锐从事家庭医生工作已有7年时间。在7年间,陈锐见证了这座城市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发展,并认为自己从中颇有收获,“这种收获更多来自医生的成就感,时刻与人性美好的光辉为舞。比如,通过健康管理让一些慢病老年人群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延长了寿命,或者及时给出治疗建议,避免一些家庭陷入疾病的危机。”陈锐说。

在为自己家庭医生的身份感到自豪的同时,陈锐也坦言,当前家庭医生团队工作负荷较大,付出与收入并未形成良性互动,需要在医保配套、激励政策等方面做出调整。事实上,在我国许多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农村地区,提供服务的村医的收入来源仍由一般诊疗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基本药物制度补助3部分构成。 


提升民生净福利指数 让市民生活更幸福 让城市未来更美好(成都日报)

响石潭

城市的核心是人。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庄严承诺——要坚持以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奋斗目标,以市民感受为导向,努力使城市发展更有温度,让人民群众的日子一年更比一年好!

在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的壮阔征程上,教育、医疗、就业、社保等民生关切始终牵动着这座城市发展的脉搏。贯彻共享发展理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持续改善城市民生,成都将切实加大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等优质公共服务供给,健全就业、社保、住房等保障体系,稳步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提升民生净福利指数,让市民生活更幸福,让城市未来更美好!


基层医生“缺练”怎么破(健康报)

分级诊疗要真正“破冰”,强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能力建设应该是重点。前不久,编辑部与部分基层医生交流后发现基层存在一个“怪相”:由于诊治经验少、实践少,一些基层医生对自己的诊疗技术不自信,胆子也变小了,遇到稍麻烦或者疑难病例就往上级医院转。再加上现在患者可以随意选择在哪儿就诊,当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大医院的医疗技术有明显差别时,患者自然首选大医院。长此以往,基层医生接触到的患者就更少,诊疗技术则更加难以提高,由此形成恶性循环。这一串连锁反应背后暴露出哪些问题,基层医生是如何看待的?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基层医生自身该如何努力,医疗大环境又该如何完善呢?本期,编辑部邀请了一线人员、业内专家共同进行讨论。

练就扎实本领 其实方法不少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四季青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冯玥玥:要解决这个问题,主要还是要从加强学习、提高技术水平做起。对于那些诊治不了的疑难病例,虽然从医疗安全角度来考虑,先转诊至上级医院并无不可。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基层医生应该注意积累。将患者转介至上级医院的同时,我们可以做到尽量详尽地问诊和查体,根据患者情况再进一步查阅文献资料与专业书籍,进行知识梳理。同时对该患者进行跟进回访,比如上级医院做了哪些检查,诊断是什么,最后用了哪些治疗手段?举一反三地琢磨、学习,就是提高诊疗技术的过程。有条件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还应该给基层医生提供相应的学习机会,比如定期的学习班,与上级医院的联系沟通,找到上级医院的专家对基层医生进行指导帮助。

浙江省义乌市后宅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张文斌:提升基层医生的水平,非旦夕之间可以实现,但是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首先,加强基层医生的职业道德和行风效能建设,建立容错纠正机制,把基层能够解决的疾病留在基层。其次,鼓励和培养基层青年医生成长,为青年医生做好职业生涯规划,教他们如何吸引“粉丝”,维护医患关系。再次,建立疑难重症病例会诊机制,如编制社区常见疾病规范诊疗指南,聘请上级医院专家开展临床带教,让基层医生定期赴上级医院轮训进修。


一份工作除了钱外,我们至少还有十个方面的需求

一家公司的成败,与员工的能力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如果你想找到并留住好的人才,你必须为他们提供他们所要的东西,而不是你觉得他们想要的东西。如今很多创业者都已经认识到,除了薪资之外,还有很多东西是员工非常看中的。如果你能够满足他们的要求,员工就会感到更加快乐,并且会用更高的工作效率来回报你。LinkedIn针对11813名非管理层员工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目的是想要知道员工在工作中最想要什么。他们将参与调查的员工分为两组:技术类员工(4658名工程师)和非技术类员工(7155名销售人员),以下是调查结果:

自上至下分别为:内部转岗机会、与同事保持良好关系、员工发展、灵活的工作时间、富有挑战的工作、与上级保持良好关系、拥有长期战略和愿景的企业、职业发展、管理层重视员工的贡献、安全感、自豪感、社会影响、适合自己的企业文化、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以及薪资和福利。调查结果显示,除了薪资和福利之外,这些技术类员工和销售类员工最重视的是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通过对比,我们发现销售人员和技术人员对以下3个方面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与同事保持良好的关系:销售人员认为合作能力是进行销售工作时非常重要的一种能力。而工程师们并不非常重视同事关系,这大概是因为他们大部分工作都是独自完成的。

富有挑战的工作:这是我们销售人员和工程师们最大的不同点。工程师希望进行有意思的项目。而销售人员正好相反,对于高难度的工作并不感冒,他们认为销售工作本身已经足够难了,并不希望再增加难度。

拥有长期战略和愿景的企业:工程师们对于长期战略和愿景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们知道5年之后的技术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销售人员希望能够为拥有清晰发展方向的企业工作。

另外,我和许多雇主和员工都进行过对话,我发现很多员工都提及到了以下的东西,他们认为这些东西在工作中也是非常重要的:

1、自豪感

当有人问起他们从事哪方面的工作时,很多人都希望能够自豪的告诉对方自己的工作。我们希望其他人羡慕甚至是敬仰自己的工作,这也是大企业相比小公司更容易获得优秀人才的原因之一。

2、公平对待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生活本就不公平”这个道理,但是企业的员工仍然不希望得到来自老板的不公平对待,他们不希望老板将已经非常不公平的生活变得更加不公平。老板对某个员工有所偏爱,这是管理工作中的一个大忌,员工痛恨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当然,所有管理者都不可避免的有自己更加偏爱的员工,但是这种偏爱一定要给那些努力工作的员工,而不是那些善于溜须拍马的员工。


四川,四成居民有了家庭医生(人民日报)

  响石潭在四川,人们对“家庭医生”这个概念已日渐熟悉。截至去年底,四川有超过3200万人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达40.16%。家庭医生为普通群众带来了怎样的就医体验?家庭医生是否有助于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的分级诊疗机制?怎样才能激励家庭医生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请看记者的实地调查。  

  “血压没问题,饮食配方记得要照做。”给一位高血压患者做完家访,李瑾收拾着医药箱,准备赶往下一户居民家里——作为成都市锦江区盐市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她在这周内要完成10多户签约居民的回访。“家庭医生”这个曾经“高大上”的概念,如今在四川已成为普通群众触手可及的医疗服务。截至去年底,四川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达40.16%,超过3200万人通过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根据四川去年底下发的《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全省将力争在2020年将签约服务扩大到全人群,基本实现家庭医生制度全覆盖。

  无偿+有偿,居民就医实现差异化管理

  “家门口就能看医生,干嘛还去医院挤呢?”72岁的邬善城是成都武侯区玉林社区居民,患有高血压的他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最早的一批签约患者。自从与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签订《健康管理服务协议》,中心不仅为他建立健康档案、进行健康评估、制定健康计划,而且每年提供一次体检和中医体质辨识服务。

  享受这些服务,邬善城不用掏一分钱。根据实施意见的规定,家庭医生为居民提供约定的签约服务,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等分担。而针对签约居民的收费分为两种情形,一是类似邬善城享受的基础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对居民完全免费;二是含有增值内容的有偿服务项目,由居民个人承担部分费用。


做客《话题》,2012-2017五年的改变 (青羊区电视台)

清明节后第一天到青羊区电视台接受了《话题》栏目的采访,主要谈了一下关于家庭医生团队的建设。这是第二次走进该栏目,上一次还是在5年前,2012年。回看了一下做客青羊区电视台话题节目,谈谈家庭医生,看着视频里面五年前的自己,除了呵呵还是呵呵,充满了喜感。那时候工作两年时间,是商业街家庭医生团队的团队长,采访主要谈的是自己和团队。

2012年的采访涉及几个主要话题:

我们很好奇,你一个医学硕士为什么会到一个区级医院工作,而没有选择省、市一级的大医院工作呢?那样不是更有利于事业的发展?家庭医生和国外的私人医生是一回事吗?我看见你今天还带来了一个小包,是不是一个医疗包啊?里面都装了些什么?能给我们大家看看吗?

家庭医生下社区主要为居民提供哪些服务?通过给居民建立健康档案,有没有及时发现疾病隐患这方面的例子?你给我们讲讲。看来家庭医生的作用是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建立全民医疗保健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就我们新华社区而言,目前有多少您这样的家庭医生?每组家庭医生大慨要负责多少个服务对象?家庭医生要负责那么多的家庭健康,那你们还能有休息时间吗?

五年后,对于家庭医生这个概念,不管是居民还是电视媒体角度,大家的关系的问题也悄然发生了变化。不仅关注服务内容,更关注服务的质量。不仅关注公共卫生同时也在关注基本医疗。可以说以前关注的是家庭医生团队做了什么,老百姓得到了什么。现在则是老百姓需要什么?家庭医生团队能够提供什么?服务的效果怎么样?老百姓的满意度如何?


3人先后离职 该问个究竟(健康报)

响石潭从2016年年底至今,陆续有3名新招聘的同事遗憾地离开了家庭医生团队。第一位是8月15日进科室,坚持过了见习期、试用期,结果试用期刚结束,便在2016年12月5日辞职。第二位是2017年2月3日进科,坚持完成了见习期,2月15日提出了离职。第三位是2017年3月14日进科,下午便提出了离职。应该说,后两位还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离职,因为还没有签合同。但我们需要反思,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直接“倒”在了见习期,还有些人甚至挺过了试用期还是会毅然决然地退出。

有很多因素影响着大家的求职心理,比如个人因素、工作自身问题等。但我们该怎么办?听之任之,不愿意留就算了,然后再继续招聘?这种想法显然是不行的。我们需要冷静地分析离职背后的原因,及时调整思维,找到合理的解决办法,鼓励更多的人才加入社区卫生服务团队。

预期与现实脱节

须培养认同感

对于成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很多求职者显然是准备不足的,有些人是在各种单位层层筛选后,被迫选择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对于全科医生是什么、做什么,没有明确的概念。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没有一个良好的预期,或者预期与现实工作严重脱节,很容易导致求职者打退堂鼓。

建议:就我所在科室而言,在见习期时,我们更注重的是让求职者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我们怎样开展工作,做了些什么,然后让求职者和科室之间进行双向选择,求职者如果觉得可以接受和适应,科室也觉得该求职者不错,那么就可以进入试用期。但实际情况是,有些求职者在见习期便打了退堂鼓。因此,见习期不仅要让求职者全面适应工作本身,同时还需要有意识地培养其对全科医生这个职业的认同感,让其能够看到繁忙工作的内涵和实质。


‹‹567891011121314››
Top